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禽兽般的玩弄

禽兽般的玩弄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花娟没有想到阿香会是彭川卫的情人。这使花娟感到非常的意外。她惊讶是望着阿香,像不认识她似的。这么美丽的女人彭川卫是从那弄来的,据说,阿香不是本地人。
  这时候阿香的手机又唱了起来。阿香雀跃的拿过手机,踉踉跄跄的从出办公室。
  花娟望着阿香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阿香看了一眼手机,是彭川卫打来的电话,她慌忙的来到外面,就接了彭川卫的电话了。
  “阿香,你到那了?”
  电话接通后彭川卫关心的问。
  “到班上了。”
  阿香调皮的说。
  “到班上了?”
  彭川卫不解的问。“你不是回家了吗?咋去了单位了?”
  “上班啊。”
  阿香笑嘻嘻的说。
  “你别逗我了你到底在那?”
  彭川卫急噪的问。
  “真的在单位,我没走,逗你呢。”
  阿香跟彭川卫打情骂俏了起来。
  陶明将陈文约了出来,他们没有带韩雨,陈文出席这种场所从来不让陶明带韩雨。并不是差他的消费,是不方便。
  他们在酒足饭饱之后,来到了桑那浴,陶明不敢带陈文去上次去的那个嫖娼的场所,那次被抓他现在还心有余悸,惊魂未定。他怎能带陈文去那个场所,虽然那里的小姐比较美丽,并且实惠,来了就是为了干那事的而来,来了就干,干完就走。
  “陈文,我有个好去处,”
  陶明开着他那辆出租车,他今天也不去敛活了,专门为他跟陈文的娱乐服务,“在哪?”
  陈文一下子精神起来,今天陈文没有带任何人来,显然他是抱着暧昧的思想来的。
  “只是要冒风险的,我上次就在那被抓了,”
  陶明坦白的说,“你跟我不同,你是在银行工作,如果,你被抓那就不得了了。”
  陈文琢磨着,去桑那浴也没劲。无非按摩,捏脚,他对这一套约定俗成的套路已经厌烦了。
  “没关系,就去你说的地方。冒险是很刺激的,我喜欢这种刺激。”
  陈文说。“再说啊,这家老板是干啥吃的,连这事都摆不平,还咋开这个,三天两头的来抓人,谁还敢来啊。走咱们过去看看。”
  陶明一脚踩了刹车,惊愕的望着陈文,问:“你真的不怕?”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陈文递给陶明一支烟,给他点燃,因为司机有权享受着这项服务。
  “你说的有道理,”
  陶明干脆坐下来抽烟了,他望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室的陈文,“那个地方比桑那强多了。”
  “我也懒得洗桑那,老套路没劲。”
  陈文抽着烟,说。“那儿的小姐年轻吗?”
  “各个年轻漂亮。你包准满意。”
  陶明说。“陈文,你要是能把贷款给弄下来,我天天给你找俩个小姐陪着你,让你夜夜做新郎,咋样?”
  “我会尽快给你努力的,”
  陈文边抽着烟边说,烟一明一灭的在他的脸上闪烁着,“你风心,我回去给你向领导反映。”
  陶明一脚油问,出租车风驰电掣般的行驶起来了。
  武斗经过让机关人员小井劳动,打花娟的主意,虽然没有显著的效果,但还是收到了成效,最起码通过这次劳动,花娟对他有了好感。
  武斗闲来没事,他在矿上转悠开来。他不好意思直接去找花娟,便溜到矿灯房子,矿灯房里都是女工,彭川卫的意外到来使她们慌乱起来。因为下井就要领矿灯,所以矿灯房里的女工们对彭川卫非常熟悉,他是这儿的矿长,一手遮天,女工们对他非常的敬畏。
  武斗的到来却使高艳遭殃了,武斗来到第三窗口,他并没在领灯的窗口停留,而是直接的来到发灯的窗口,走了进来,高艳正在睡觉,对于武斗的到来她并不知晓,依然睡意正浓。
  女工们望着武斗走进高艳的房间,想通风报信但已经晚了,所有的人们眼巴巴的望着武斗的背影,为高艳捏了一把汗。
  武斗走进了矿灯房子三窗口,矿灯房子是按窗口划分的,每个窗口都是从后面的通道进入,武斗知晓这个通道。便直接的进来了,矿灯房子一拌情况下,领导不来,所以她们放松了警惕,再加之昨晚上老公跟高艳做了很久的爱,所以她有点疲惫,发完矿灯躺在椅子上就睡着了。
  武斗走进三窗口,看到一抹撩人的春色。
  高艳侧躺在椅子上,她穿了一条白色的短裙,一双丰腴修长的大腿从裙子里探了出来,十分性感,动人。
  武斗被眼前这美艳的场景惊呆了,这么美妙的女人不光机关有,在这底层的劳动者里面也有啊。
  武斗产生了过去摸一摸她那性感的大腿的冲动,他往前凑了一步,更加真且的看到了她,只见她睡意浓浓,由于她睡得很熟,上衣的纽扣不知道啥时候弄开一个,雪白迷人的乳沟冷裸露出来,十分惊艳。武斗望着横陈在他面前这个娇艳的身体,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他想起来自己的位置,自己是这个矿上的矿长,是个有身份的人,他怎能这样呢?尤其在这些女工面前,更不能让她们轻看自己。
  武斗上前一步,去拽她的裙子,“你咋在班中睡觉呢。”
  武斗吼道。
  高艳被武斗给弄醒,她睡眼朦胧的望着武斗有些发蒙。不知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慌乱去来时将上身的纽扣几乎都拽开了,粉红色的乳罩裹着高耸的乳房裸露出来了。
  此时的高艳才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是武矿长,她惊慌失措的整理衣裙,“你好,武矿长。”
  “你咋在工作的时候睡觉啊?”
  武斗正色的道。
  高艳慌忙的拽了拽裙子,紧张的无以复加的地步。
  “你知道班中睡觉将要接受咋样的处理吗?”
  武斗说。
  “对不起,昨天我没有休息好,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高艳低着头说。
  武斗认真的打量起高艳来了。
  高艳身着白色薄如蝉翼的上衣,里面粉红色的乳罩若隐若现,雪白的颈项裸露出来。十分性感,动人。
  高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端庄漂亮,浑身上下洋溢着迷人的风韵。是一个有着女人味的女人。武斗在心里暗暗的喜欢上了这个韵味十足的女人。
  “一会儿,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
  武斗说,“你叫什么名字?”
  “高艳。”
  高艳低头嗫嚅的答道。“武矿长,你能不能原谅我?”
  “记得,到我办公室里来。”
  武斗扔下这句话走了。
  高艳怔怔的楞在那儿。
  武斗回到办公室,在办公室里等待着高艳的到来。武斗点燃一根烟,琢磨怎样尺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很美妙。
  就在武斗左思右想之际。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武斗听这种声音就知道是高艳来了,他倨傲的说,“请进。”
  镐艳战战兢兢虚掩的门。低着头走进来。“矿长,我来了。”
  武斗在老板椅子上坐直了身子。他命令高艳道。“你门带上。”
  高艳回身将带有暗锁的门带上,当时她没有多想,当她听到暗锁跟门合拢发出喀吧一声时,她心一惊。
  “你过来。”
  武斗说,“知道你触犯了矿里的那些规定了吗?”
  “知道。”
  高艳小声的说。
  武斗望着这位性感的女人被他捉弄的小心翼翼,觉得很有趣。便仔细的打量起来她了。
  高艳站在地的中央,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紧张的听从老师的教训似的,双手绞在一起,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武斗。
  武斗来到她身边,在她身边走来走去。“你想咋办?”
  武斗问。
  “武矿长,只要不让我下岗,咋办都行。”
  高艳嗫嚅的说。
  “真的吗?”
  武斗问,同时一股好闻的幽香扑鼻而来。“我想把你办了。”
  “你说啥?”
  高艳没明白武斗的话里的意思。
  武斗揽腰将高艳抱了起来,高艳瞪着两条光滑的大腿。说。“武矿长,你这是做啥,你放开我,你咋能这样?”
  武斗管她如何的反抗,抱起她就往里屋走,高艳的高跟鞋都踢掉了。“你放下我,不然我就喊人了。”
  武斗抱着高艳,手在她冰凉的大腿上抚摸。感觉非常开心。“你不是说了吗,除了下岗啥都行吗?”
  “但我没说干这个。”
  高艳急了,使劲的蹬踏起来。“你咋能这样啊,丢死人了。你快松开我。”
  武斗不由她分说,就把她摔在里屋的床上,高艳突然倒在软绵绵的床上,一时起不来。她躺在那里。
  武斗扑了上来,伸手摸到她那高耸的乳房,揉搓了起来,高眼挣扎起来。“流氓,你放开我。”
  武斗玩过不少女人,还从来没有那个女人像高艳这么刚烈,他觉得好玩,刺激,于是就跟她戏弄起来了,“你是不是想下岗啊?”
  武斗威胁的说。“如果你再不从了我,我就让你下岗。”
  高艳听到武斗的威胁突然不动了。她怔怔的望着武斗。不知如何是好。
  “这才乖,”
  武斗将手重新的伸进了她的衣口,解开她那粉红色的乳罩,一对雪白饱满的乳房像刚出屉的馒似的蹦了出来。武斗情不自禁的趴在她那雪白的乳房上吸吮起来了。
  武斗将整个脸埋在高艳丰满的乳房里。贪恋的吸吮起来。
  高艳没有想到武矿长会这么流氓。她是怕下岗才身不由己的。要不她才不会这样的。武斗顺着她的腹部往下游走,高艳白的耀眼的腹部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武斗做着这些动作高艳一动不动,似乎是一具尸体任由他摆弄。高艳的不配合,并不影响武斗的性趣,他继续往更深的领域里挺进。
  武斗用嘴巴拉开她的短裙。一条肉色的内裤映进了他的眼帘。武斗嗅道了她的体味,是那么一种别具一格的味道,使武斗心旷神怡,润心润肺。
  武斗用牙齿叼着高艳的短裤,将它从她的身体上一点点的往下拉,高艳没有一丝的反应,只是冷漠的望着他。
  武斗并不理睬高艳,用牙齿使劲的叼着她的内裤,往下拽了下来。当武斗把高艳身上的所有的饰物扒光了的时候,他突然楞住了。在她那个三角地带,啥也没有,就女人的生理结构而言,那儿应该有一片黑色的草丛,可是高艳却是白茫茫的一片,白得让人害怕和恐惧。那儿女性比较隐秘的地方在她这个却显得那么突兀和张扬。
  “白虎,你是白虎?”
  武斗问。
  高艳羞红了脸,她知道自己是白虎,听人们说过,凡是女人那儿不长毛的就叫白虎,具体白虎是啥意思她却不懂。
  “我玩过这么多女人,还从没有遇到过白虎啊。”
  武斗趴了上来,将高堰压在身下,“今天我要品尝一下子白虎的滋味。”
  武斗找准位置就放了进去,高艳浑身一抖,但很快就适应了武斗在她的体内运动了起来,武斗像一个粗暴的强盗,毫不怜惜的在她的身体冲撞着,刚开始高艳是拒绝武斗的,即使他进入了她的身体,她也没有彻底的为他打开城门欢迎他,而是对他设防的,她身体僵硬的?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刈盼涠纺浅脸恋纳硖濉J刮涠犯芯醪煌纯欤涠犯芯醯礁哐拊诘钟潘谑撬托酌偷亩髌鹄戳耍肴盟⑹砸幌滤运崦锏暮蠊?br />  高艳本来就厌恶武斗,她是怕下岗才跟他做的。根本就没有兴趣做这个。可是武斗霸王强上弓,又把高艳弄的有些冲动,女人在拒绝男人,但男人真正的进入她的体内就是再没有感觉也不行,人是难以抗拒生理反应的。
  武斗在她的轨道里横冲直撞,她能无动于衷吗?渐渐的她就貌似痛苦的呻吟起来,这并不是说明她爱上了武斗,这是生理反应,不可抗拒的反应。
  武斗被她的呻吟所鼓惑,以为她真正的跟他融在一起了,便更猛烈的运动起来,她的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我好吗?猛吗,是不是中国一号猛男?”
  武斗气喘如牛的问。
  高艳将脸别过去, 不理他,“我知道,你是个喜欢做,不喜欢说的意淫的女人,这么长时间的做,你除了浪叫外从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说啥啊说。”
  高艳在他身下扭动着身子说。
  “说说你的感受,你这个白虎的女人。”
  武斗出她身体里出来,想换个姿势,让她撅起屁股想从她后面进入,她不让,她觉得武斗在侮辱她的人格,她是人,只有动物才那样呢,这个矿长,在人们面前人摸狗样的,脱了衣服就不是人了,人有的时候站着是人,趴下就不是人了,武斗用手般着高艳肥硕的屁股,可是高艳就是不配合,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即使武斗将它般起来了,但她没等他对准方向,就又趴下了,使武斗从她后面进不去,这使武斗很恼火,“咋的,这样不行吗?”
  “不行。”
  高鞅斩钉截铁的说,“只有驴和勾才这样呢。”
  “这是城市的新玩法,山饱,”
  武斗说,“你咋啥也不懂啊?”
  “你不想干就拉倒,我还有事呢。”
  高艳起身就去拿她的衣裙,雪白的身体晃到武斗眼花缭乱。尤其是她那白花蛤的屁股,更使武斗心旌摇曳,激情澎湃起来了。
  武斗看到高艳去够自己的衣裙,他慌忙冲了过去,把她拽了回来。
  “我还没完事呢,你咋就想走啊。”
  武斗又把她按在身下。又一次的进入了她的身体,毫不怜惜的发泄着。
  武斗没有从她后面做总觉得好像缺点啥似的。他并不死心,但是高艳坚守着,使他不能得逞。
  武斗掰着高艳的大腿,试图让她将屁股撅起来,他好成事,可是高艳却宁着他,就是不按他的意图照办,使武斗非常恼火。“你他妈的咋就这么犟?”
  “你是矿长,你咋就这么下作?”
  高艳说,“谁人这样啊?你是人吗?”
  “你在说谁呢?”
  武斗有些愤怒,“你还反了天了。”
  高艳看到武斗生气。便不敢言语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因为在工作中睡了一觉,竟然惹了这么大的祸,被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蹂躏在他的胯下,这要是让她老公知道了那还了得,非得来找武斗玩命不可,因为她老公非常的爱她,爱她的超过自己的生命。
  高艳最不想的就是失身,可是她不这样就得下岗,现在工人最怕的就是下岗。高艳在下岗的面前,只好屈服。
  “你给我撅着。”
  武斗不依不饶的说。
  “不,”
  高艳说。
  “你不按我的办,就让你下岗。”
  武斗似乎抓住了她的软肋。
  高艳沉默一会儿,乖乖的撅起了臀部,武斗从后面粗野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感到下体火辣辣的疼痛。她发出一声惨?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瘟斯ァ?br />  武斗用威胁的手断,使高艳乖乖的撅起了屁股,他从她后面进入她的身体,高艳那经过他这么蹂躏,似乎有一个火烙伸进了下体,疼痛得浑身痉挛了起来。
  武斗用他的淫威控制住了她的思想,同时也控制了她的身体,使她像牲口似的让他奴役,玩弄。
  武斗并不珍惜高艳这身香艳的肉体,他粗暴的进入,使高艳昏厥了过去。
  彭川卫等到阿香下班,开车来接她,他怕花娟看到他的车,便把车停在街头。然后掏出手机给阿香打了过去。
  “阿香,你下班了吗?”
  彭川卫等电话接通后说,“我在帝王大厦门前等你。”
  “你把车开到我单位门前,你停在那里干啥?”
  阿香不解的问。
  “不行,我不能把车开到你单位门前,”
  彭川卫一手伏在方向盘上,一手拿着手机说。“我的车,你们矿里的人都认识,那样影响不好。”
  “不吗。我让你来接我。”
  阿香撒娇的说。“你过来接我才显得气派。”
  “阿香,你听话。”
  彭川卫耐心的说。“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听话,做事要慎重,尤其的我们这些当领导的,就更不能受人与把柄。”
  “不行,你不来接我,我就不会去。”
  阿香撒娇的说。
  “阿香,你别这样好吗?”
  彭川卫有点拿她没有办法,耐心的说。“你想要啥,我给你买。”
  阿香经过彭川卫苦口婆心的劝说,总算答应了,自己从单位出来。彭川卫别人不怕,他怕花娟知道他跟阿香的关系密切。因为花娟也在这家煤矿上班。在下班的高峰期去接阿香,肯定会被花娟发现的,现在他还在打着花娟的主意。如果花娟知道他跟阿香的关系,那么他就彻底没戏了。于是阿香跟他要车,他得非常谨慎的处理。
  阿香经过彭川卫耐心的说服勉强的同意了,彭川卫感到就一个字。累。
  彭川卫坐在汽车的驾驶室里等着阿香的到来,街上行人穿梭,正在下班的高峰期,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彭川卫欣赏着行色匆匆的人们,这里的人们都在忙碌,只有他悠闲。彭川卫忽然觉得,欣赏街上的女人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
  这时有一位打扮入时,花枝招展的女人进入了他的视线,女人很摩登,戴着一副墨镜,白皙粉红的脸颊在墨镜的衬托下,更加光彩照人,熠熠生辉。女人风姿绰约,袅袅婷婷的向他的这个方向走来,彭川卫摇下车窗,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女人风情万种,衣香鬓影,扭着腰枝走着猫步,非常时尚。
  彭川卫望着这位迷人的女人,情不自禁的按响了喇叭,女人一惊,四周凝视,最后停了下来,冲着彭川卫温柔的一笑,便搭讪起来。
  “你找我?”
  女人将胳膊搭在彭川卫的车窗上,冲着有做了个鬼脸,“这台车挺够档次的,”
  彭川卫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碰响了喇叭,却这么容易的把这个摩登女人勾了过来,这使他大喜过望,心旷神怡。
  “我好像在那儿见过你。”
  彭川卫搭讪着说。
  “是吗?”
  女人朱唇微起,嫣然的一笑,转过副驾驶室,拉开车门钻了进来,女人身着一件黄色的短裙,她在坐在副驾驶室上的椅子前,将裙子往上拉了拉,一双丰腴雪白的大腿鲜活的裸露出来,十分性感,活色生香,彭川卫有一种想要摸她的冲动。他顿时喘息沉重了起来。“你很会泡妞。一看你就是情场老手。说吧,你到底想跟我干啥?”
  女人如此大方。到使彭差卫手足无措起来。“其实,也没啥。我只是觉得你面熟,再加上我在等人,等人的时间非常难熬,你知道不?”
  “所以,你想有个艳遇是吗?”
  女人温柔的一笑。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非常动人,彭川卫简直被这位风情万种的女人吸引着了,他的眼睛向她大腿瞄了过去,女人的大腿上没有穿丝袜,这显得女人的大腿更加雪白光滑,楚楚动人。女人鲜活的身体被一袭黄色的包裹得非常丰满,错落有致。风韵无限。
  女人的大腿裸露的面积很大,几乎都从裙子哭不安分的乍泄出来了。甚至连丰满的大腿根都历历在目,性感撩人。
  彭川卫的目光像钉子似的钉在她的大腿上,心想有这么一双美腿的女人,一定非常风骚,韵味十足。
  “你看你好像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女人吃吃的笑,“能把我身上的肉挺出血来,像个狼似的,”
  彭川卫尴尬的挠挠头。“你长得太美了,使我魂不守舍。”
  “真的,假的?”
  女人灿烂的一笑,“行了,你别忽悠我了。”
  “真的。”
  彭川卫说,“给个电话,有时间我好找你。”
  “凭啥给你电话?”
  女人白了他一眼,说,“你以为你是皇帝啊,想宠幸谁就宠幸谁啊。我可不是你的后宫。”
  “你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彭川卫莞尔一笑,说。“跟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咱们还不认识,你咋这么奉承我啊?”
  女人用她那哈派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彭川卫。
  “这不就认识了吗。”
  彭川卫说。“我的腾飞公司的董事长。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啥?你说啥?”
  女人惊讶的望着彭川卫,“你说你是董事长?”
  “是啊。”
  彭川卫说。“你不信?”
  “有点,那有董事长满大街追女人的。”
  女人向他抛了个媚眼,不信任的说。
  “你看看这个,”
  彭川卫掏出工作证递给了女人。
  女人接过手,看了起来,然后惊讶的说。“哇塞,你真是董事长,我叫刘丹,”
  “;刘丹,很好听的名字。以后我咋联系你?”
  彭川卫问。
  刘丹拿出她那红色的手机。“你的电话?我给你打过去,你就知道了。”
  彭川卫说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刘丹按照他说的号码打了过去,很快彭川卫的手机可响了起来。
  彭川卫拿出手机将刘丹的号码保存了起来。“有事找你,你能出来吗?”
  彭川卫问。
  “如果有时间就没问题,”;刘丹温柔的一笑。“到时候再联系吧。”
  彭川卫没有想到,他在等阿香的时候会遇上这样一位美妙的女人,如果把她弄上床一定很有趣。
  这时候彭川卫看到远处走过来的阿香。他一惊,慌忙说。“你先下去,以后,我再联系你好吗?”
  刘丹莫名的望着他,看出了他的慌乱,“是不是你家的警察来了,看把你吓的,就这么小胆还想出轨啊?”
  彭川卫被刘丹抢白的一时语塞,便得支支吾吾起来。
  这时候阿香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突然楞住了,“你是……”
  彭川卫看到阿香拉开车门,顿时感到非常尴尬,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突然间的变故。有点目瞪口呆了起来,心想完了。阿香一定不会原谅他。
  “嫂夫人吧?”
  刘丹灵机一动,冲着阿香温柔的一笑,“我是喔董事长以前的同事,我顺路搭你们的车一下。”
  “啊,那我坐后面去。”
  阿香刚想关车门。“还是嫂夫人坐在前面吧,我着咋能抢你的位置啊。”
  刘丹一语双关的说。
  “没事,”
  阿香也嫣然的一笑。说,“反正一会儿你就下车,换来换去怪麻烦的。”
  阿香绕过后面。拉来车后面,钻了进来。
  她们的对话彭川卫一句也没有插上,他非常尴尬的置身于俩个女人明争暗斗之中。
  “走吧。董事长还楞着干啥,嫂夫人来了。”
  刘丹的提醒,使彭川卫回过神来。
  “好吧,”
  彭川卫启动汽车,向市区驶去。
  陶明跟陈文来到那家养着小姐的饭店里。他们刚下车就被小姐围上了,无非是销售自己。将自己的身体部位尽量的裸露,目地是让你找人。
  陶明不急着找小姐,而是找老板。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老板,我上次在你家被抓,在你家找小姐。你得给我保障啊。”
  陶明见到老板开门见山的说。
  “是吗?”
  老板拿出香烟,分别递给陶明和陈文各一支,然后坐在包房里的沙发上,说。“上次正敢上严打。没有办法的事。”
  “那照这样抓来抓去的,谁还敢来啊?”
  陶明问。
  “就是。”
  陈文插嘴道,“既然来这里的人都怕别人知道,如果被抓,那不是天下人都知道了吗?”
  “这次不会像上次了,”
  老板抽了一口烟胸有成竹的说,“你们可以把小姐带走,完事再给我送回来,这位老兄,我认识,所以我才敢让你把小姐带走的,不认识的我绝对不让他带小姐,我宁可这钱不挣。”
  老板很好说,他变得滔滔不绝了起来。
  陶明跟陈文面面相觑,带走,他们把小姐往那带啊,带家去,可能吗?
  “老板,你的意思在这里不行?”
  陶明问。“只能将小姐带走?”
  “恩,这里绝对不行。”
  老板说,“天黑以前这些小姐都得让嫖客带走,我是一个都不留,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老板张口嫖客闭口嫖客的刺痛了陶明的自尊心。但他转念一想,自己不是嫖客又是什么?虽然这一切都是为了贷款,但他还是脱离不了嫖客的嫌疑。
  “陶明,你有地方吗?”
  陈文的话使陶明的思路回到了现实。陶明没有明白陈文所说的话,便问。“啥地方?”
  “你真苯。”
  陈文说,这时陶明似乎明白过来了。慌忙说,“没有。”
  “没有地方咋办啊?”
  陈文有些急噪的问。
  “我有。”
  老板慢吞吞的说。“不过,我把地方借给你们,你们得多付钱。因为这个楼房也是我租来的,你们知道现在租金贵得吓人。”
  “中。”
  陶明说,“只要有地方就行。”
  “安全吗?”
  陈文问。
  “绝对安全,”
  老板沾沾自喜的说。“这楼跟普通的人家一样,警察不能挨家去找卖淫嫖娼的吧,再说那家夫妻不过性生活,他们知道你跟小姐是啥关系,小姐身上也没有粘贴,抓到你就说小姐是你老婆就完事了。”
  老板夸夸其谈是为了让他们放心,塌实,这也是这个行业不可或缺的理念。如果制造紧张空气,把人们都吓跑了,他还咋样挣钱。
  “高,老板你的招数真高。”
  陈文奉承的道。
  “那你们挑俩小姐带走吧。”
  老板说。
  “好的。”
  陈文有点急不可待。
  “那我出去吆喝一声。”
  老板出去了。
  吆喝一声?陶明琢磨着,只有牲口才用人们吆喝,咋人还用吆喝这个词啊?难道说这些小姐是牲口不成。
  就在陶明胡思乱想之际。包房的门被撞开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小姐唧唧喳喳的涌了进来,她们一个比一个性感一个比一个穿得少。似乎把自己脱光了才肯罢休。
  “大哥,你找我,我的活好。”
  一个浓装艳抹的小姐坐在陶明的大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刺鼻的香水味直往陶明的鼻孔里钻,弄得陶明蠢蠢欲动。
  “那儿活好?”
  陶明跟她调晴的问。
  “那都好。”
  小姐妖媚的一笑,脸颊绯红。十分动人。
  这时又有好几个小姐贴了上来,她们把陶明和陈文包围了起来,他们左拥右抱的跟这些堕落的女人调笑起来。
  这些女人们讨好他们无非就是为了钱,只要钱一到手立马走人。
  最后陶明跟陈文一人找了一位性感,妩媚的小姐带了出去,“往那里走?”
  陶明发动了汽车问坐在他副驾驶室的那个他找的小姐问。
  “阳关小区。”
  女人冲着陶明嫣然一笑,同时讨好的向陶明抛了个媚眼,虽然天已经黑了,但她那明亮的眸子,他还是感受到了。
  后坐上的陈文早就跟他找的女人滚成一片了,他们打情骂俏的调着情。
  陶明启动了车,坐在副驾驶的女人在黑暗中将手伸了过来,在陶明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开车呢,别调情。”
  陶明正色道。
  “真是的。”
  女人不满的哼唧着。
  “别生气,”
  陶明冲着女人一笑,说。“我是为了大伙的安全着想。现在你不用美,等到了地方看我咋样的收拾你。”
  “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女人很风情的说。
  一路上说说笑了来到了阳关小区,俩个小姐走在前面带路,陶明跟着陈文很在她们的后面,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使他俩沉醉。
  小姐们用钥匙打开四楼的防盗门。陶明和陈文跟了进去,一进去他俩就蒙了,原来俩小姐把他们领进来的是一居室的房间,只有一个房间和一张床。他们四个人咋能在一张床上睡呢?陶明跟陈文面面相觑。
  “来啊,你们还楞着干啥?”
  小姐们说。
  “这咋玩啊。”
  陶明尴尬的说。
  “啥咋玩?”
  小姐没明白陶明的意思。
  “就是,四个人在一张床上做吗?”
  陈文道。
  “原来如此,”
  陶明找那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小姐说。“这怕啥的,他们做他们的咱们做咱们的。”
  “就是,我们女人都不怕,你们个挺大的老爷们怕啥的。”
  陈文找的那位穿着紫色短裙的女人附和着说。
  “你俩还挺羞涩。”
  黑短裙的女人吃吃的笑了起来。
  “就是,他们都不如娘们。”
  紫裙子的附和着说。“你俩是不是处男?”
  “要不要我给你们破破身?”
  黑色裙子放肆的说。
  “我不收拾你们,你们是不老实的。”
  陶明说。“陈文上,咱们一起玩,我就不信治不了她们。”
  陶明上了床,将那个黑短裙的女人摁倒压在身下,一股女人的香水和体味杂陈的飘上陶明的鼻端,使陶明兴奋起来,他三下两下的就扒光的黑短裙,黑短裙不见,她变成了大白鹅,唧唧喳喳的在陶明身下呻吟了起来。
  陈文看到陶明跟那个女人不要脸的做了起来。他也扑向那的紫裙子,很快他们也赤身裸体的做了起来。
  室内顿时充满了淫声浪语,四个人不知廉耻的交媾了起来,他们像动物一样的不知廉耻,途中陶明跟陈文又换了一次女人,“陈文,换着玩,”
  陶明从黑裙子身上下来,扒拉一下正在做的陈文,陈文明白了陶明的意图,停了下来,将他身下的女人交给了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