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周末和两个少妇的性事

周末和两个少妇的性事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对我来说,周二真是个他妈倒霉的日子。刚刚到公司还不到10分钟,我就被老板叫到他办公室里大骂了一顿。他把一张纸摔到我脸上,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他妈干的好事!」
  我拣起那张纸,仔细一看,原来是从XYZ公司发来的一份电子邮件,宣告我们公司已经被他们从其首选合作伙伴名单中删除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耸耸肩膀,把那张纸轻轻放回到老板的桌子上。
  「艾伦,你他妈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他问道。
  「我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为什么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是老板,公司里每个人都说那个白痴查伯尔斯难堪大任,可你却非要提拔他不可,而且让他负责那么重要的东南地区。你该把他叫到这里来训斥,而不是我。」
  「我现在无法把他叫到我这里来,那家伙休假去了。现在,我要你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然后解决它。」
  我对那个该死地区所有的经营情况所知甚少,也不了解那里的财务状况,更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XYZ公司不愿再和我们公司合作,这让我几乎无法开展工作。而更让我恼火的是,因为这个工作,我还不得不离开家。我和妻子近来关系有些紧张,相互有些疏远,我很不愿意在这样的时候接受老板汤姆交给我的这个任务。不过,承担这个工作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它可以让我暂时忘却家里的烦恼。
  在给各个方面打了十几个电话后,我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但我却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修补漏洞。这真的非常糟糕,因为我不得不把这些问题重新放回到老板汤姆的办公桌上,而汤姆非常痛恨那些都把问题推到他面前的人。但是我能怎么办呢?毕竟他是老板,是拍板做决定的人。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敲开老板办公室的门,把问题向他和盘托出,「主要问题就出在查伯尔斯向XYZ公司索取回扣上。他们很不理解我们公司为什么会容忍这样的人出来代表公司行使职权。另外,我还联系了我们在那个地区的另外四家客户,告诉他们我们正在进行内部审计,其中两家客户也向我反映了查伯尔斯索要回扣的问题。」
  「哦,那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觉得这事得老板你亲自出面了。查伯尔斯我指挥不动,而XYZ公司那边也需要你亲自打电话说明我们的态度,你要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着手解决查伯尔斯的问题了。」
  「为什么你不能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级别不够高,也没这个权力啊。我给XYZ公司打电话,他们知道我是谁啊?」
  「那么,你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你应该给XYZ公司的老板直接打个电话,告诉他关于电子邮件的事情,说你非常重视这件事,告诉他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准备着手解决,并向他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另外,你应该再召开一个全体客户参加的工作会议,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重申我们绝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去做吧。」
  「做什么?」
  「做你刚才所说的一切。」
  「可我的级别太低,根本做不了这些工作的。」
  「这有什么?现在我就任命你为公司执行副总裁,这样你就可以处理这些事情了。不过,你得把问题处理好啊!」
  听了他的话,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老板看着我脸上表情,说道:「你听着,艾伦,虽然我是老板,但也是个推销员,为了公司的生意,要给所有的人陪笑脸,不断地跟他们握手、寒暄,一直要保持良好的形象。哦,对了,这些天我对你一直态度不太好,有时候急起来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熊一样。等你马到成功,我给加薪水、加补贴以及其他福利。」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啊,艾伦,你快去把这事处理好吧。」
  离开老板汤姆的办公室,我心里异常兴奋,这一天对我来说真是时来运转,一下从个被一个老板痛斥的倒霉蛋变成了一个最幸运的香饽饽。但我马上就冷静下来了,心里很清楚如果我无法摆平XYZ公司的事情,我这什么副总裁啊、什么加薪之类的事情都别想。
  不过,关于那个查伯尔斯,我得好好调查他一下。我一直都不喜欢那个婊子养的,一直想找个机会收拾一下那小子。但我还是要小心点,不要让别人看出我太得意了。
  首先,我得先想办法保住XYZ公司跟我们的业务关系。于是,我给XYZ公司打了电话,请那里的总裁秘书给我接通总裁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我先向那个公司的总裁吉姆。汉森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告诉他我有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得当面和他谈谈,希望他能安排个时间面谈。我告诉他我下一周就有时间,但让我惊奇的是他说当天中午就希望和我见面,约我中午在万豪酒店见面。
  中午11。30我到达了万豪酒店,报上名字后,服务员告诉我汉森先生已经订好了座位,并提前在那里等着我了,并把我带到了那个座位。汉森先生起身跟我握了手,招呼我坐下,说道:「他们这里小牛排做得不错。那么,现在我们来谈谈你不能在电话里说的问题吧。」
  「是的,虽然有些话可以在电话里说清楚,但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当面好好谈谈,让我们公司可以继续和贵公司保持业务联系。」
  接着,我向他解释说,查伯尔斯已经被停职了。
  「哦,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希望我们和贵公司的业务能够继续下去。」
  「就这些?你只是想和我们保持业务关系?」
  「是的,就这些。」
  「这些话难道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是这样,我觉得和贵公司保持业务关系对我们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不能等闲视之。」
  这时,服务员送上了饭菜,我们边吃边聊着。过了一会儿,汉森说道:「你看什么呢?我看你怎么老朝餐厅那一边看。」
  「哦,抱歉,没什么。我只是看到那边靠窗户的那两个人有点面熟。」
  他转头朝那边看了看,说道:「那是萨姆。威克利夫,是比德尔和沃尔士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旁边的女人是他的新女友。」
  「他的新女友?」
  「是啊,她和他在一起已经三个月了,不过我看她也只是萨姆。威克利夫的短期情人。」
  「短期情人?」
  「萨姆和任何一个女人的关系从来没有保持过四月以上。事实上,他和现在这个女人能保持这么长时间已经让我很惊讶了。那女人有老公,而萨姆从来没有和一个有夫之妇保持这么长时间的关系。」
  「你确定他们是情人关系?我可认识她老公,我一直觉得他们的婚姻关系是牢不可破的。」
  「据萨姆说啊,她老公性能力不行,在床上满足不了她。」
  「不会吧?是不是他在吹牛啊?你知道吗?也许就是他想借吹牛来显示他是个性能力超强的公牛而已。也许他们也跟咱们一样,只不过是在一起吃一顿商务午餐呢?」
  「呵呵,不会的,我不可能弄错的。她就是他说的那样的女人,两周前我在一个聚会上见过他们,他们在一起的样子绝对是情人。怎么?你要把这事告诉她丈夫吗?」
  「不,不会的。她丈夫是个很好的人,我可不想把这样的坏消息带给他。另外,她丈夫还是个有着强烈种族主义情绪的人,如果一旦知道他那白皙、可爱的妻子跟一个黑人发生了性关系,那还不把他气死!刚才你不是说他们只是短期情人吗?那就希望他们早点结束,免得被她老公发现。也许她也就是一时性起,等过了这个劲儿就好了。我想她会回去做个好妻子的。」
  「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你怎么这么说啊?」
  「汤姆挑选你来处理查伯尔斯的问题,说明他认为你是个很强硬的家伙。可是你在你朋友和他妻子的问题上似乎比较优柔寡断。」
  「那不一样啊。工作的事情和私人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当然处理方式也要区别对待嘛。你怎么会觉得汤姆认为我是个强硬的家伙呢?」
  「呵呵,你知道吗,我可是个不那么好说话的人啊,特别是碰到像查伯尔斯索要回扣这种事情。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跟我面对面的谈问题,他们总是在电话里跟我谈这类很难处理的问题,而且要准备好多天呢。可是你呢,今天早上才接手处理这个问题,现在就跟我坐在这儿了。汤姆让你来处理这事,就是想看看你的能力。」
  「这么说,好象你已经知道我要来找你了。」
  「那倒不是,只是汤姆希望你能跟我面对面的谈。」
  「我还是不太明白。」
  「我和汤姆认识至少有25年了,上周我们就已经处理完这件事情了。现在汤姆让你再来处理这件事,是对你的一个测试,艾伦,他是想看看你是否能胜任他准备让你承担的工作。现在,我不得不说,你已经通过考试了。」
  在开车返回办公室的途中,我仔细考虑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看到我妻子和一个黑人在一起吃饭,我真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由于工作的关系,她和客户一起吃饭也是常有的事情。也不知道她是否看见我和汉森了,如果看见了,那她是否会猜想我看到他们后的想法。我又想到,难道她真的如汉森所说,是那个叫什么威克利夫的女朋友吗?
  难道这事情是真的吗?还是那家伙是个吹牛大王,专门用这样的事情来标榜他是个性欲超强的做爱超人呢?从我上高中到上大学,在我周围有不少这样的家伙,他们总是告诉别人,他们在和女孩子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把她们弄到床上去了。当然,有些也并不是吹牛。
  不过,如果事情是真的,就很好解释为什么我妻子劳丽最近为什么总是会回家很晚了。汉森怎么说的?不是说她和那个威克利夫已经好了三个月了吗?正好是从三个月以前,劳丽下班后开始回来得越来越晚。汉森还说他两周前在聚会上见过他们,他们俩像情人一样待在一起。
  两周前我正好出差了。她真做了别的男人的女朋友?不管她是不是,她回家越来越晚都是个问题,是个疑点。
  而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如果这事情是真的——她竟然在和一个黑人偷情!
  我对汉森说的都是真的,我的确是个有种族主义情绪的人,虽然不那么强烈、那么狂热,但我确实很讨厌那些黑人。
  回到办公室,我立刻去见了老板汤姆。我没有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他在考验我的事情,只是告诉他我已经处理好了XYZ公司的事情,他们已经同意继续和我们做生意了。汤姆告诉我说,公司负责销售和市唱发的副总裁马特。金凯德到月底就退休了,到时候我就接替他的工作。在此之前,我就全权负责处理查伯尔斯事件的遗留问题。
  从汤姆的办公室出来,我的感觉实在好极了。但是,这种好心情只持续了5分钟,我的屁股刚坐在椅子上,劳丽的事情又浮上了我的心头。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弄清楚劳丽偷情是真是假。我拿出电话本,在黄页中找到我需要的机构,然后拨了个电话过去。
  那天晚上在家里,我尽量表现得和平常一样。尽管在午饭的时候看到劳丽和那个黑人在一起让我很生气,但是我仍然设法了解到她确实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谕蚝谰频昕醇摇:罄矗宜担涸鸬哪窍罟ぷ鹘嚷浜罅撕芏啵诮酉吕吹囊恢芾铮蟾琶刻於家ぷ鞯胶芡聿拍芑乩础N倚睦锩靼资窃趺椿厥拢仓皇撬柿怂始绨颍⒚挥兴凳裁础?br />  吃完饭,我帮着劳丽把盘子收拾到洗碗机里,然后就跑到我的书房里,一直磨蹭到很晚该睡觉的时候才去卧室。这时,劳丽已经在床上等着我了,她一丝不挂地躺在被子下面。平时,她总是穿着睡衣睡的,现在这样显然是想跟我做爱。
  等我上了床,劳丽一边伸手握住我的阴茎一边说道:「我得跟你好好大干一场,艾伦。」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汉森说的话:「据萨姆说啊,她老公性能力不行,在床上满足不了她。」
  顿时觉得非常生气,便推开劳丽的手,结婚9年来第一次拒绝她道:「今晚不行,劳丽,我没心情。」
  卧室里很黑,我看不清楚劳丽的表情,但我想她一定是一脸的惊愕,说不定她会想到也许我发现了她什么蛛丝马迹。
  在那晚剩下的时间里我俩相安无事,早上在劳丽还没起床我就去上班了。到了晚上,等劳丽工作到很晚回来后,我已经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
  周五的下午,一个男人来到我办公室,说了声抱歉后,把一份报告和一个装了大量照片的大信封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我也说了声,我也很抱歉,然后开了一张支票给他。
  我立刻拿着那份报告和照片回了家。劳丽已经说过,她晚上还会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所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让我有充足的时间看那份报告和那些照片。
  那个私人侦探的报告说得很清楚,劳丽所谓工作到很晚的时候都是在威克利夫的公寓里度过的。虽然那些照片并没有展现他们在一起的场面,但却详细记录了劳丽出入威克利夫公寓的镜头,照片上还有她出入他公寓的准确时间。
 〈完后,我把报告和照片仔细装在皮包里,然后给自己倒了杯酒,我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我下一步该怎么做。先兴师问罪,再理解宽锁对不是个好办法。虽然我非常爱劳丽,也非常信任她,但她却这么无情地背叛了我。
  这事情就这么简单。不管她做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理由,都是在我的心口上插刀子。而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她明明知道我是个有着强烈种族主义情绪的人,却明目张胆地和那个黑人乱搞男女关系。我对她的信任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呢?接着,我又想到,看来我也要放弃做忠诚丈夫的想法了。以前我曾放弃过很多和别的女人幽会的机会,因为我一直牢记着结婚时相互忠诚的誓言,现在我在想,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碰到这样的机会。
  现在,首要的事情是先平稳地度过这个周末,然后在周一的时候去找我的律师谈谈。我对法律也有些了解,知道如果找不到对方错误,那在离婚的时候就必须对半儿分财产,所以我必须要找到她出轨和背叛我的证据。我想,我得先把房子卖了,毕竟买房子我花了跟多钱,不卖掉那我的损失就太大了。虽然说,劳丽特别爱这个大房子,但她也不得不放弃这个房子了。
  我一直暗暗地观察着劳丽,但总会在她之前到家,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装睡了。
  周六我总是出去和朋友打高尔夫球,所以很早就起来离开家了。下周两点我回到家的时候,劳丽已经出去了,她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说她去做头发了,准备晚上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看了字条,我想她会不会去威克利夫那了。
  我估计,她可能早就出去了,利用做头发的借口去幽会威克利夫了。
  劳丽回来的时候,我正在车库里给汽车换机油呢。看见我在车库里,她伸头进来提醒我说:「喂,聚会快要开始了,你还不赶快去收拾一下啊。」
  我真想大叫一声,叫她滚开,但我还是忍住了。我得继续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直到我拿到最有力的证据为止。
  劳丽长得真的很漂亮,结婚这么多年了,我依然记得当年被她的美丽所迷惑的情景,以往我总是不禁由衷地赞美她的美貌,但是这次我没有。我在想,她会不会因为我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廾浪醯糜行┮煅桑?br />  在开车去聚会的路上,劳丽问我道:「出什么问题了吗,艾伦?最近你好象总闷闷不乐的。」
  「没什么事,劳丽,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让我觉得有些累而已。」
  「嗯,那你今天晚上就别老想着工作了,我们好好在聚会上放松一下。等回到家,我会想办法给你更舒服的感觉的。」
  沉默了一会儿,劳丽又说道:「是不是因为我啊?是不是我在和你做爱的时候要得太多了?」
  「别多心了,劳丽。」
  「告诉我,是不是啊?」
  「哎呀,我让你别多想,你就别多想了。」
  劳丽又沉默下来,直到进了聚会现场都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偎狄痪浠啊5搅司刍嵯殖∥液屠屠鼍头挚耍フ宜呐笥眩以蛩拇ψ谱耪夷芄桓伊牧淖闱虮热娜恕V钡骄刍峤崾也胖匦录嚼屠觯缓缶妥急富丶伊恕?br />  劳丽这时已经喝醉了,迷迷糊糊,摇摇晃晃,连路都走不稳了。我正考虑着该怎么把她弄上车的时候,一个曾经勾引过我但没有得逞的女人走过来,对我说道:「喂,怎么样啊?看她那样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你还不如把她放在汽车后座上,然后开车跟在我后面去我家。我们去我家乐一下怎么样啊?」
  「别说风凉话了,斯蒂芬,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哦,那好啊,你有我的电话号码吧?」
  我应该有吧。心里一边想着,我一边把劳丽塞进汽车里,告别斯蒂芬后开车回家了。到家后,我把她抱到床上,帮她脱了衣服,然后我也躺在她旁边,想着明天是周日,我该怎么在家面对劳丽。想着想着,我也睡着了。
  实际情况比我想象得容易多了。周末劳丽总是起得很晚,喝醉了以后就更不会早起了。第二天她一直安静地睡着,直到吃午饭时才起来。她起来的时候我正在车库里修车,她走进来对我说:「喂,你早起来了?我一点都不饿,要不我叫他们送个比萨饼给你吃吧?」
  「没关系的,你别麻烦了,一会我就要出去,在外面吃点就好了。」
  修完车,我就离开了家,等我晚上回来的时候,劳丽已经又睡了。
  和离婚律师商谈的结果很不理想。那些照片无法直接证明劳丽的出轨行为和不忠,这样一来,如果我和她离婚就只能平分家里的财产,而且我还要支付律师和法庭审理的费用。而一旦劳丽也聘请个律师帮她打这个离婚官司,那我还要支付她请律师的费用。
  「为什么会这样?她还要请律师?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们的婚姻已经完了,我凭什么要为她支付律师费?」
  我气愤地问道。
  「当然你要支付啊。现在的关键是你要想办法弄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关于她出轨和不忠是真有此事呢,还是你的想象呢?如果你无中生有,她肯定会反对跟你离婚的。即使她请律师不是想跟你大干一场,起码她也要保护自己应有的权利和利益吧?」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我有点无可奈何了。
  「嗯,当然可以选择别起诉离婚,这样你的花费会少很多啊。」
  「那怎么办呢?」
  「最好你不要提出离婚。」
  「我不提?」
  「对啊,你不要提,等着她提。如果她提出离婚,那她就要支付律师和法庭审理的费用。这样你也不用请律师,就不需要花费了嘛。不过,今天你还是要付咨询费的啊。」
  「那么,我该怎么让她先提出离婚呢?」
  「很简单啊。她对你不忠,你也可以对她不忠啊。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和她做爱,出去找别的女人玩,等她发现了自然会跟你离婚的。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坚决不再和她做爱。如果她发现了你的出轨行为而跟你吵闹,你也可以告诉她,其实你早就发现她出轨在先了。这样,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自己提出离婚的。」
  好吧,我决定就这么做。
  这天下午,我给斯蒂芬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喝一杯,她立刻就答应了。
  我和她在希尔顿酒店的酒吧里见了面,她眼睛盯着我呷了一口马提尼酒,轻声说道:「你约我来,不会让我失望吧?」
  「那要看怎么说了。」
  我故作神秘地回答道。
  「怎么说?」
  「你那天聚会后跟我说的话,不是逗我玩的吧?」
  「当然不是,我说我们干吗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呢?」
  斯蒂芬比我还急。
  「我刚才小赌了一把,赢得了一个房间的使用权。」
  她放下酒杯,站起身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一走进电梯,斯蒂芬立刻搂住我的脖子,亲吻着我的嘴唇。她的舌头顶开我的牙齿,在我嘴里搅动着,我也伸出舌头舔着她的牙齿。她一只手伸下去,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拽出我的阴茎使劲套动着,一边还拼命跟我舌吻着。
  电梯就要到我们要去的楼层了,我怕自己的样子被别人看见,就想挣脱斯蒂芬的手,把阴茎装回到裤子里,但斯蒂芬却根本不放手。随着一声清脆的叮,电梯门打开了,斯蒂芬手一松,把我推在了前面朝电梯外走去。我非常不好意思,赶快把阴茎装进了裤子里。那对年轻男女看着我和斯蒂芬大笑起来,一闪身让我们走出了电梯。
  「你这个邪恶的臭婊子!」
  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斯蒂芬大笑着说道:「我就是个臭婊子,不过你肯定会喜欢的。」
  走进房间,我把斯蒂芬拉进我的怀里,但她却推开了我,说道:「我们到这里就别整那些脉脉含情的浪漫了,我们都知道来干吗的,我们直接干吧。」
  说着她一边朝床边走,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
  听她这么说,我也笑了起来。这女人说得对,我们都知道来这里要干什么。
  于是,我迅速地脱光了衣服。这时斯蒂芬已经脱得只剩下丝袜和高跟鞋了,她看我正色眯迷地看着她,就说道:「别这么只顾盯着看了,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快点来吧。」
  我们俩很快就上了床,她抓住我坚硬的阴茎,低下头开始吸吮它。舔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我问道:「喜欢吗?」
  我微笑着看着她说道:「当然喜欢啊。」
  她对我粲然一笑,然后从上到下舔着我的阴茎,接着就一口吞了进去。随着她头的前后移动,我感觉她的舌头在我的阴茎上回来舔弄着,十分舒服。同时,她一只手搓揉着我的睾丸,另一只手套动着她的嘴没有完全含住的阴茎。在她的刺激下,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浑身的神经都兴奋起来。
  斯蒂芬为了口交了20多分钟,她头部的动作越来越快,我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就一边呻吟着一边伸出双手抱住了她的头。就在我爆发的时候,她紧紧地嘬住我的阴茎,双手抱着我的屁股,尽量把我的阴茎向她喉咙里咽,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一点都没有流出来。
  我从她嘴里抽出疲软的阴茎,把她仰面放倒在床上,然后趴在她身上舔吸着她的乳头。我用了很长时间轮流舔吸着她的左乳头和右乳头,然后就从她的胸部一路向下舔去。
  我舔吻着她的小腹,用舌头挑逗着她,同时用手指拨开她肿胀的阴唇,低下头吸吮着、舔弄着她最隐秘的部位。她的身体颤抖起来,在我的舔弄中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我抬起她的双腿压在她胸前,让她的阴户和屁眼完全暴露出来,然后趴上去狂舔起来,弄得她大声呻吟着。
  大量的淫水从她的阴道里喷涌而出,我赶快张大嘴巴贪婪地喝进嘴里。然后我将斯蒂芬拉起来,让她撅着屁股跪俯在床上。舔弄她的阴户和肛门、狂饮她的淫水后,我的阴茎已经重新坚硬起来,于是我挪到她的身后,挺着大鸡巴顶在她的阴道口,龟头分开阴唇一下捅了进去。我的双说紧紧抓着她的两胯,身体前后耸动着,让粗大的鸡巴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来回穿梭着。
  斯蒂芬大声呻吟着叫道:「使劲,使劲肏死我!」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斯蒂芬被我肏得哭了起来,大叫着:「哦,太舒服了啊……快,快,把我肏到高潮,啊……快把我肏到高潮啊……」
  「喜欢吗?」
  我喘息着问道,「喜欢被我粗硬的大鸡巴猛肏吗?」
  「哦,是的,是的……我太喜欢了。使劲肏我!使劲肏我……啊啊啊,让我高潮吧……」
  我像打桩一样,使劲把大鸡巴朝她的身体里猛插,大约又肏了她7、8分钟左右,就在她一声声肏我、肏我的哭喊中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里。射精后我没有急于把阴茎抽出来,又在她身体里停留了大约2分钟,然后才离开她的身体,疲惫地倒在床上。
  斯蒂芬爬到我面前,眼睛含情默默地看着我,问道:「再来一次吧?」
  「喔,不行了,等我休息一会儿再说。」
  我喘息着回答道。
  「是硬不起来了吗?那我来帮帮你吧,我的情人。」
  说着,她调过头,把我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鸡巴含进嘴里。
  后来,当我们两个小时后穿起衣服准备离开时,斯蒂芬说道:「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是一次性的。」
  「这绝对撒于你啊,如果你希望继续,我求之不得啊。」
  我回答。
  「好吧,反正你有我的电话号码,我随时听你召唤。」
  「当然,亲爱的,我当然会找你的。」
  「你跑哪里去了?」
  我刚进家门,劳丽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加班了啊。」
  我回答道。
  「那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啊?」
  「我没想到你在家里,你不是总是很晚才下班的吗?」
  「没有啊,我今天下班很早,想回家跟你好好亲热一下呢。」
  「那真抱歉,不过以前你总是回来得很万,所以我以为你不在家呢。」
  「拜托了,艾伦,别老说我的工作和回来很晚的事了,好吗?」
  「劳丽,好吧,我保证以后再不提了。」
  说完,我就准备上楼。劳丽在后面问我去哪里,我回答道,「今天我工作得太累了,上楼去洗个澡,想早点睡。」
  等我从浴室出来,看到劳丽已经上了床,脱得一丝不挂在等我。我没理她,直接钻进被子,翻身准备睡觉。
  「艾伦?」
  她叫我道。
  「干吗啊?亲爱的。」
  「我们好多天都没做爱了。」
  「抱歉啊,亲爱的,今天我太累了,要不明天吧。」
  「可是明天晚上我要加班呢。」
  「哦,那太凑巧了,要不就后天吧。」
  我说着,假装睡着了。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的,劳丽依然很晚下班,而我则在她回来的时候假装已经睡着。一旦她告诉我会下班比较早,我就以加班为借口很晚才回家。就这样,我努力实施着我的计划,虽然有些困难,但我还在坚持着。同时,满足斯蒂芬的性欲也是一件非常艰苦的工作,虽然有不少乐趣,但也很辛苦。
  有一天,我在和斯蒂芬做爱后对她说,我想和劳丽离婚后娶她为妻。斯蒂芬大笑着回答道:「那可不行,我的情人。我太风骚了,不可能整天拴在一个男人身上。如果我们结婚了,我可能不出一年就会跟别的男人上床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是诚实的,至少她会告诉你她不是个忠贞的女人。
  周末,我照例去打高尔夫球,回来的时候,我假装喝多了酒,把车开进了我家门口的草坪里。劳丽看我这个样子非常生气,整个周末都在和我吵架,就不想再和我亲热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离家出差四天。在异地的酒店里,我遇到了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和她一起在酒店的大床上做爱整整两个晚上。完事后,她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要我下次去她那里出差时一定要找她,我答应了她。
  周五,当我出差回到家里的时候,劳丽正在家里等我。一见我进门,她就扑上来拥抱我、亲吻我,然后告诉我她是多么地想我。她还为我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葡萄酒也已经打开瓶盖,恭候我大驾光临了。
  我心里明白,这是劳丽精心准备的浪漫夜晚,希望晚饭后跟我好好的大干一场,但我并不想让她如愿。在吃饭的过程中,我对她献媚的表情无动于衷,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挑逗似的提问。吃完饭,我对劳丽说我还有几个合同需要再仔细审阅一下,就起身跑到我的书房去了。
  然后,在那个周末我假装感冒了,拒绝和劳丽同床。到了周一,我又加班到很晚(当然是和斯蒂芬在一起)才回家。周二晚上,当劳丽很晚才回到家里时,我已经躺在床上装睡了。周三我们都回家很早,我就在吃完晚饭后跑的地下室的操作间里一直待到劳丽上床以后才出来。本来我以为她已经睡了,可没想到她竟然坐在床上等着我呢。
  「我需要这个,宝贝。」
  劳丽看我上了床,伸手抓住我的阴茎说道。
  「今晚不行啊,我不在状态啊。」
  我搪塞着说道。
  「你似乎永远都不在状态。」
  劳丽嗔怪地说道。
  「怎么会?昨天晚上我就在状态,可是你却不在家。」
 〈她被我呛得说不出话,我暗自高兴,一翻身睡去了。
  周四晚上,我在斯蒂芬家待到很晚才回家,那时劳丽已经上床了。周五,我知道劳丽会很早回家,我就约了斯蒂芬,没想到她有别的事不能陪我。没办法,我只好跑到酒吧里,在那里和三个陌生女人打情骂俏,一直玩到凌晨才回家。和那几个女人分手的时候,其中两个女人把她们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而另一个叫朱莉的女人直接约我周六晚上去她家玩。
  周六一早,没等劳丽起床,我便爬起来,跑出去找我的朋友们打高尔夫球去了。当我下午两点多回到家的时候,劳丽一见我就急切地问我昨晚跑哪里去了。
  我告诉她下班后和几个同事出去喝酒,一时玩得高兴就忘记了时间。
  「可是,那你也应该给我打个电话啊?」
  「可我也不知道你在不在家啊。你一般总不在家,我给你打电话不是白浪费时间吗?」
  四点左右,我穿上衣服又要出去,劳丽拦住我,问我去哪里。我告诉她我已经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在一起打扑克的。
  「可能会回来很晚,你不用等我了。」
  我出门时对她说道。
  劳丽气愤地瞪着我,在我身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我忍不住笑了一下,开车去了朱莉家。
  我接了朱莉去饭店吃饭,去酒吧喝酒,去夜总会跳舞,一直玩到夜里11点多。后来,当我把她送回到她家的时候,朱莉要我去她家里坐坐。朱莉住在一套非常漂亮的公寓里,房间装饰得非常雅致,墙上还挂着几幅我非常喜欢的画。
  朱莉请我坐下,说道:「你想在之前还是之后喝一杯呢?」
  「什么之前之后的?」
  我装作糊涂地问道。
  朱莉脱光了衣服,只穿着丝袜、吊带和高跟鞋站在我面前,说道:「在我把你肏得灵魂出壳之前还是之后。」
  「哦,你确定能把我肏得灵魂出壳?」
  「当然。」
  「你为什么想和我肏?」
  「因为我喜欢和已婚的男人肏屄,这样不牵扯婚姻问题,感情问题,只在一起肏个你死我活就可以了。说吧,想在之前还是之后喝一杯?」
  我抱住朱莉性感的身体,抚摸着她光滑的皮肤,说道:「之后吧。」
  然后就开始脱自己的衬衫。
  「跟我来,亲爱的。」
  朱莉转过身,带着我去了她的卧室。
  朱莉躺在床上,分开大腿对我说道:「来吧,亲爱的,快来肏我吧。好好玩我的身体,插我的嘴巴,肏我的阴道,捅我的肛门,像玩妓女一样随便玩我。」
  朱莉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骚货,她和我在床整整干了三个小时才放过我。我在她阴道、肛门和喉咙各射了一泡精液,累得我浑身的骨头几乎要散架了。本来她让我留在她那里过夜的,但我突然想到我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不是为了和劳丽离婚吗?
  在回家的路上,我找到了答案。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激怒劳丽,想让她在心灵上受到折磨。我要让她不断哀求我和她做爱,而我在不断拒绝她中得到快乐。
  凌晨四点,我回到家中,倒头就睡。
  第二天起床后,我也没解释为什么回来得那么晚。而劳丽还在想办法向我示好。到了晚上,她还是想和我做爱,而我再次告诉她我没心情。
  「我会让你有心情的,亲爱的。」
  说着,劳丽低下头去,想为我口交,但我推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开了。
  「别动我,劳丽,我告诉你我没心情干这个。以前我想做的时候,你总是告诉你头疼或者别的什么,现在我也告诉你,别碰我,我不想干那事。」
  劳丽听我这么说,生气地从床上爬起来,跑到客厅的沙发上去了。我心里偷笑着,很快就睡着了。
 ⊥这样,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我总是后三、四个晚上与斯蒂芬或者朱莉胡搞到很晚才回家。回到家后,就和劳丽开始争吵。然后,我又出差了四天,在另一个城市勾搭上一个酒吧的女招待,跟她猛肏了三晚上。临分手的时候,我让那女人把她的口红涂抹在我的白色衬衫领子上,还让她在我的西服上喷点女人用的香水。那女人以为我疯,但我心里很清楚,我是不想再和劳丽拖延下去了。
  周五,我从外地回到家的时候,劳丽正好不在家。我将沾有口红和香水的脏衣服脱下来,甩进放脏衣服的篮子里。离劳丽上班的地方不远有一家干洗店,我们家的衣服一般都是劳丽上班时顺便带到那家干洗店去洗并取回。然后,我又把自己的东西从主卧室搬到了客卧里。我将最后一包东西留在主卧的床上,直到劳丽回来才把它拿到楼下的客卧里。
  「你在干吗啊?」
  劳丽很惊讶地问道。
  「我们最近一直相处得不好,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想给自己一个空间好好考虑一下。你知道的,我需要仔细思量才能找到问题的症结。」
  「问题的症结其实就是你,是你一直在回避我,推开我。」
  「是的,劳丽,也许你说得对。这就是我需要弄明白的问题,为什么我会这样做呢?我不是说我真这样做了,但我需要仔细考虑一下了。」
  自从我和劳丽分房而睡后,她突然不再晚上加班了。我想起汉森说的话,劳丽只不过是威克利夫的短期情人,那么现在也许是威克利夫把她甩了吧。当然,劳丽不会告诉我她不再加班是因为她被情人抛弃了,她告诉我说,现在她觉得婚姻比工作重要得多,她现在要留出更多的时间待在家里陪着我。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我依然每周有四天很晚才回家,我跟劳丽说要加班,其实我是在和斯蒂芬或者朱莉约会。到了周六晚上,我也会跑到朱莉家去玩扑克。
  然后,我又有了公务要出差三天,等我返回的时候,一进家门就看见劳丽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你这个畜生!」
  劳丽对着我大声咆哮着,「看你怎么解释这些东西!」
  她说着,把一个大信封扔到我身上。
  我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是一份私人侦探的报告和好多张我和朱莉在一起的照片。在那份报告里,私人侦探详细描述了我在酒吧和朱莉相遇、亲吻、紧搂着跳舞和去她公寓,一直待了5个小时才出来的整个过程。
  「嗯?我想知道你怎么解释你的这些行为?」
  我仔细看着那些照片,说道:「他可没把我最上相的一面拍下来啊。」
  我把那些照片装回到信封里递还给劳丽,继续说道,「你可以把这些照片放进咱们的家庭相册里了。」
  说完,我上楼去放下行李,然后下楼准备离开家。
  「你要去哪里啊?我们得好好谈谈!」
  「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我出差了三天,从上周六就再没见过朱莉了。」
  说着我就走出了家门。
  整个周末我都和朱莉在一起,直到周日晚上才回到家。劳丽不在家,她留了张字条,说她去她妈妈家住了。我翻开电话簿,找到一个锁匠的电话,叫他来把我家的门锁都换了。
  周三下午,我正在办公室忙着,一个送快递的走进来,问我是否是艾伦。汤普金森。我说是的,他把一个大信封递给我让我签收。看到那个大信封,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弄得那个快递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好啊,劳丽终于忍不住提出离婚诉讼了。按照我律师的安排,我没有对她的离婚诉讼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但是,尽管我不反对和她离婚,但在诉讼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些麻烦,我也不得不再聘请一个婚姻方面的专业律师帮我处理一些事务。
  法院审理后,向劳丽下达了搬离我那所房子的法令,并规定在没有法院许可的情况下,她不能返回我的房子。她的代理人向法院申诉说我没有权力申请这样的法令,但我的律师反驳了他的说法,指出她可以和她妈妈一起生活。最后,法院把我们的大部分财产都判给了我。
  在整个离婚诉讼过程中,我和劳丽之间的所有对话都是通过她的代理律师转达的,我们之间没有直接对话,所以我也没有告诉她我是怎么发现她曾经做过的对不起我的事情。
  唯一让人感觉有些难办的是劳丽的父母要求我和他们见一面,一起吃顿饭。
  以前我跟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也无法拒绝他们。他们当然非常迫切地想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想知道我为什么那样对待他们的女儿。我把我从私人侦探那里得到的情报告诉了他们,然后说道:「我只不过是想清算我们之间的事情而已。」
  那天晚上,我接到了劳丽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把我大骂了一顿。
  「你怎么能把那些东西让我父母看,你这个混蛋!」
  「如果不告诉他们实情的话,他们会以为我对你是个无情无意的混蛋呢。现在他们已经明白这些事情并不是我的错,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你是那么淫荡。」
  「可是,当你发现了以后,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你说了我就会和别的男人断绝关系的。艾伦,那只是个偶然事件。有一段时间我感觉有些沮丧,偶然碰到了萨姆,我只是对黑人和白人之间的性关系很好奇而已。我爱你,艾伦,我也很愿意做你的妻子。其实我们原本可以解决那个问题的,你应该及时告诉我啊!」
  「得了,听听你都说了些什么啊,劳丽!你不至于那么愚蠢吧?你应该知道我对黑人有很深的成见的,可你偏偏找了个黑人来给我戴上一顶硕大的绿帽子!你应该完全清楚我的感受。当我发现你和威克利夫奸情的那天,我们的婚姻就已经结束了!」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立刻和我离婚,却要耍弄我三个月呢?」
  劳丽问道。
  「因为如果我提出离婚,我就要遭受很大的损失。我跟你周旋了三个月,就是为了让你先提出离婚,让你付出代价。」
  「你真是个混蛋,艾伦!」
  「没错,那你更是个撒谎、淫荡的臭婊子!」
  我说完,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离婚以后过了六个月了,劳丽仍然向每一个她遇到的熟人叨叨说她依然非常爱我,但我却从来也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当别人把这些话告诉我的时候,我回答道:「有什么好解释的?她是个不忠的妻子,她欺骗了我。信任已经不复存在了,婚姻还留着它有什么用?」
  而且,我现在生活得很快乐,每天都和斯蒂芬或者朱莉享受狂野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