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野战惊魂]

[野战惊魂]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野战惊魂

  小朱载着小花把车子拐向往山的小路上,这里是一条僻静的山路,小朱选择
一处草木多的地方把车停了。

  “你带我来这里干甚么呀!”

  “放心,不用害怕,我们好久没有做爱了。”

  “你休想!我真呕心你们男人,只会做爱而已!”

  “呕心?你甚么时候变成圣女了?”小朱邪里邪气的说。

  “呸呸呸!你真不要脸!”

  小朱嬉皮笑脸的,故意说歪的,道:“哟!怎么一年不见,你倒正经起来了,
你难道忘记我们和小申三个人搞过的乐事了吗?”

  “不要提以前的事了,我恨你们!”

  “不提就不提,今天我们重修旧好吧!”

  “你这一只狗,我不会再和你这一种人好的。”

  小朱不理会小花,两只魔手尽往她的身上敏感的乳房攻击了。

  他气喘咻咻的说:“说实在的,小花,你比以前漂亮多了,我实在禁不住要
冲动起来,非动手不可了。”

  小花还是没有理他。

  小朱抱着阿花说:“算了吧!以前也是你自己乐意的呀!小花,答应我吧!

  我会好好的爱你的。“

  小花用力的挣扎,但她如何能挣脱小朱强而有力的怀抱呢!她反问:“你爱
我?你只是玩弄女人的魔鬼,色魔而已。”

  小朱一边用力抱着小花,一边用手拉开她的衣服和胸罩,使小花的乳房暴露
出来。

  “小花,我会爱你的,现在你比以前还成熟还漂亮,真的,我爱你,你瞧!

  你这双乳房多么丰满、多么诱人……咦……还有乳汁啊!“

  小朱厚着脸皮的在小花的乳头上吸吮着,小花软化了,她有一点恨自己的懦
弱,她嘤嘤的哭泣了。

  “咦!好好的,你怎么哭了?我可没有欺负你呀!”

  “还说没有欺负我,那你把我带到这野地里来干甚么?你……你说呀!你说
呀!”

  小花伤心的哭着。

  “小花,我是爱你才这样做的,真的,我可以发誓给你听呀!”小朱一把将
小花抱在怀内亲吻着,好亲热的样子。

  “怎么啦!我发誓你还不相信呀!”

  “就这样爱吗!”

  “甚么意思!”

  小花眼睛眯成一线,俏皮的说:“你说爱我,就这样的爱呀?然后……然后
完了就不爱了吗?你的爱情,就只有那么几分钟呀?”

  小朱为了达到目的,就不择手段地,甜言蜜语的对小花诱骗说:

  “当然不是呀!我……我当然会继续爱下去的,爱你爱一辈子,甚至到下一
辈子、下两辈子……没有关系,亳无问题的。”

  小花用一副半信半疑的怀疑眼光问小朱:“真的?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我已经对你发过誓了,你还婆婆妈妈的,哆哆嗦嗦地,一点也不干脆了。”

  “嘿嘿!小朱,你急甚么!我们可要把话先讲清清楚,你以要把我怎么处置
呀?”

  “你,你是说处理呀?哦……哦……你的意思是……”

  “嘿!你既然爱我,不能光用嘴巴说说就算了,你必须把我带走呀!”

  “啊!你是说我们呀?”

  小朱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啊”了一声,被吓住了。

  小花看小朱的表情,心中平静地说:“是的,是我们呀!你要想办法带着我
远走高飞,我们要生活在一起去,你说好不好?”

  “那……那……”

  小花一看小朱如此,脸色一变,大叫道:“那……那……那甚么呀!如果不
愿意,就表示你说爱我,完全是假话,是骗人的,你只不过是想在我的身上泄一
下兽欲罢了,是不是?小朱!”

  “好哇!可是我们同居了,我可能会养不活你哟!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呀!”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自会找工作的,只要你是真心的爱我,我甚么都可
以不要了。”

  “我……我当然是真的爱你呀,唉!我……我真的太需要你了,嘻嘻……”

  小朱那一副邪淫的猴急模样,他迫不急待的把小花的裙子撩了起来。

  他眼底有一件半透明的三角裤,阴部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小朱面前,他垂涎欲
滴的好色样子,令人看了十分地害怕,心中恐惧。

  可是小花已经看惯他那一副嘴脸,也不足为奇了。

  “小朱,我……我们就在这呀?”小花小声的说。

  “这里没有人呀!虽然车子内是小了一点,可是也好舒服,只要把椅背放下
就可以了,和床是没有差别的,来,我帮你整椅子。”

  小朱把身子稍微伏下,把小花的椅子调整好了,就来调整自己的椅背子。

  小朱把小花的上衣拉开来,一吸一吮地在戏弄小花的乳房。

  乳头黑黝黝的,好像一颗黑色的大葡萄一样,不但富有弹性,还有大量丰富
乳汁,经过小朱这么一吸一吮,几乎连乳房中的乳汁也冒了出来。

  小花被小朱这一吸,吸得像是在哺育小孩一样。

  小花在不知不觉间把手抱住小朱的头,一手抚摸着小朱的脸在爱惜、抚弄他,
使得猪仔狂欲大发,用舌头在乳头上舔着。

  小花的双乳峰被吸吮了好一阵子,小朱慢慢地又把舌头从乳房下移到腹部,
在肚脐的凹窝周围舔着,他又再度移到三角裤上。

  他干跪把舌头在三角裤上舔着,把三角裤舔得湿湿的,口水透过了三角裤,
扩散到阴毛上去,阴毛被舐得痒酥酥的。

  小花被舔得全身骚痒,混身不自在,她颤声对小朱说:“小朱,你……你怎
么还不动手呀?”

  小朱于是用手把三角裤的一边扒开,使阴户斜露在三角裤的外面,用舌尖把
大阴唇一舔一开、一舐一闭地揉插着阴户。

  小花的性欲被小朱这么一舔,可就糟了,一发不可收拾,她开始骚动了,身
子就像中了邪一样,全身颤抖不已,刺激得小朱用手向她的三角裤动手了。

  可是小花把屁股放在椅子之上,所以脱不下来,小朱对小花说道:“小姐,
请你高抬你的屁股一下。”

  于是,小花就照着小朱的意思抬一下屁股,小朱顺顺利利地把三角裤脱了下
来。

  他也把自己的皮带解开、裤链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几分钟之内,说得精精光
光的,丝亳不挂地赤身裸露在小花的面前。

  小花已经看见了小朱的肉棒挺直地一厥一厥在和她打招呼,仿佛在对小花说

                 :

  “嗨!小花,咱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咱们又可重逢了。”

  小朱躺到小花的身旁,左腿压在小花的腿上,拼命地擦磨着她大腿。

  他用手指头一按一弹地玩弄着奶头,又用手指弹弄奶头,使得奶头上下左右
地摇摇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之上,玩得好不一阵令人爽快。

  小花娇娇地说道:

  “小朱,你可别只顾着在我乳房上面打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呢!你看,
人家的洞穴已经被你挑逗得洪水外流了,你要是再不动手,等一会儿我们两人,
可能会被浸死在车子内面哟!”

  “哇呀!那一定不得了,你的阴户不就变成了超级水库了吗?只要一泄洪,
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否则一定要被洪水冲走了,那时候,可就不得收拾了,
我不晓得一年多不见,你的洞穴变得如此的厉害呀!令我大感惊讶,我看我得小
心。”

  小朱话一说完,就马上上马,小花也主动地把双脚打开,闭上双眼,静静地
躺在椅子上,等待他的到来。

  正当小朱压到小花身上的时候,小花又问了一次道:“小朱,你真的能好好
地照顾我吗?可不能欺骗我哟!”

  “啊!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你大可放心吧!小花,我对美丽的东西,一
定是不会放弃的,永远不会放弃的,我是会好好地照顾你的。”

  小朱说完,小花终于完全放心,身心的束缚都解开了,不单任由小朱更进一
步地压下,更主动用手去握着小朱的阳具:一条经已多年没有握过的东西。

  粗长的阳具,小花握在手中套弄了几下,更一发不可收拾,肉棒朝天竖起,
约有七寸长。

  肉棒的热力散发着,从小花的掌手传至她的心脏,令她心跳加促、肉洞渗出
淫水。

  两颗奶头被小朱又啜又搓,茁壮硬突,变得更加敏感,小朱舐扫了她的奶头
几下,小花就呵呵连声呻吟,媚态毕露。

  小花双眼眯成一线,想引棒入洞。

  小朱把她抱起,放在前座窗边,和她玩六九式接吻,他分开小花两条修长的
大腿,头哄近她的三角地带,拨开被淫水浸润的阴毛,伸出舌头舐一舐她两片肥
厚的大阴唇,啜吸她的肉洞。

  小花被他一啜,全身一震,大叫受不了,淫水又汹涌而出。

  “噢……好……舒服……呀……小朱……你舐……进去啦……呵……”

  湿滑的舌头窜入小花的阴道,揩撩她娇嫩敏感的阴道壁,小花爽到欲仙欲死,
叫得销魂蚀骨,小朱的阳具又好像再胀大一点。

  小花握着小朱的阳具,放到嘴唇边,见到他硕大的龟头中央蛙口渗出透明的
液体,她用舌尖撩一撩他的马眼,舔去马眼渗出的液体。

  她张大嘴巴,含着小朱的龟头,然后把他小半截阳具没入口腔。

  火辣辣的阳具浸在温暖的口腔内,湿暖的唾液包围着小朱的阳具,他好似在
浸泡温泉浴,舒畅无比。

  同样,小花被他的舌头撩入阴道也爽到飘飘然。

  “唔……唔……呵……呵……”小花的嘴巴含着小朱的大阳具,只能从喉咙
发出低沉的呵呵声。

  小朱也舐得差不多,一口都是小花的淫水,他要挥军入洞了。

  两人换过另一个姿势,小花仰躺,小朱将她的小腿放在肩膊上,龟头对准她
湿淋淋的阴户,挺一挺腰,“滋”一声便钻入了她的桃源洞。

  他身体往下一沉,七寸长的大肉棒全没入小花体内,只留两颗春囊在洞外,
粗大的肉棒长驱直入,龟头顶到小花的花芯。

  “噢……喔……哎……哟……好……胀……呀……顶……到底……啦……”

  小花的阴道本来已经很紧窄,加上小朱粗大的阳具一撑,令她有胀爆欲裂的
感觉,没有丝亳的空隙,紧紧包住小朱的大阳具。

  他开始一下一下抽送,每一下都顶到她的花芯,小花乐得摇头摆脑、扭动腰
肢,拚命挺高臀部迎合小朱抽送的冲击。

  小花被小朱的大阳具抽了四、五十下,她浪叫得越来越疯狂:

 “啊……噢……死……啦……你……插……死……我啦……大……力……插

  ……爆我……喔……“

  小朱埋头苦干,十分费力抽送,肉棒撞击着她的阴户,发出“拍拍”声响,
他的呼吸声也渐渐变得低沉,额角冒出汗珠。

  同样小花也浑身发烫,两只大奶也渗出汗水,鼻尖浮现点点水珠。

  小朱的性能力强劲,以前每次都干得小花充份满足,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他
狂抽猛插了百多下,小花渐入佳境,如痴如醉。

 “呀……我……不行……啦……快……快……我……顶……不住……啦……

  啊……噢……“

  小花的头向前摆,嘴巴张大,状甚痛苦,她已进入高潮的境界,小朱加快抽
插的速度,磨擦她的阴核。

  小花终于支持不住,全面崩溃,抽插几下,脸容扭曲,阴道一下一下抽紧,
泄出了阴精。

  小朱的龟头被小花泄出的阴精浇得浑身舒畅,他无须保留,可以倾全力一放
到底。

  在小花享受到高潮滋味后,小朱多推送二、三十下后也无以为继,腰脊酸麻,
阳具抖动抽插几下,喷出白浆。

  正如过去一般,小花立即转过身来,爬到小朱的腰间,她快速地将小朱如同
火山爆发的龟头紧紧含着,让浓浓的精液,透过口腔,慢慢流过喉咙。

  小朱见小花吞食着自己的精液,不但在官能上觉得痛快,心理上亦有说不出
的满足感。

  这个时候,车厢内传来了“滴嗒”的声音,小雨点开始落下,两条肉虫相拥
在车厢内,此情此境,实在浪漫得很。

  小花舍不得离开,不到片刻,又开始拨弄小朱的阳具。

  这个时候,小朱看到车厢外烟雨蒙蒙,并不算是十分大雨,于是提议小花到
树丛?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僮鲆淮危谡庵执笞匀坏钠⒓洌嶙龅酶裢庑朔堋?br />
  于是两人下了车,一起走到旁边的树丛里,雨点被树所挡,长草隔开泥泞,
果然像一张纯天然的床,令人一踏上,便有舒服感觉。

  但小朱却没有兴趣用这张床,他将小花推到一棵粗大的树旁,便将她的屁股
高高地翘起。

  浑圆肥美的屁股,在微雨中摸落更是嫩滑,加上两腿间一个粉红娇艳的小毛
洞,与及那一个原封未用过的紧密小孔,小朱实在有说不出的冲动。

  胯下的阳具,也无需小花再开樱桃小嘴打气,经已像棵小树般昂然挺起。

  同一时间,小朱的手亦没有空闲着,不住抚摸小花经已充满水份的毛洞,与
及那个悬垂着的大肉弹。

  肉球坚挺而有力,充满弹性,似乎没有因为地心吸力所影响,像其他女人一
般拉长成木瓜状,这一点小朱是最欣赏的。

  但小朱现在最注意的,便是自已的龟头与及小花的毛洞距离与及水平,因为
他打算给小花一个惊喜。

  他原想用射箭一般的冲劲,直入她毛洞最深处,可是当清楚看到另一个紧缩
的小洞时,他开始改变主意。

  分开多年,小花身上每个洞,他以前都进入过,惟有那个紧缩的小孔,从未
试过探访。

  于是他用手指沾来小花毛洞内的一些爱液,涂到自己的龟头上,深呼吸一口
气,腰一后拗,再往前挺,又长又大的阳具,与及整个龟头,一下子有大半进入
了小洞内。

  小花从没有想到小朱竟然会侵占她这个地方,一种像处女初夜的痛楚,令她

  忍不住杀猪般狂叫出来:

  “不……不要……”

  “我偏要……我要你全身每个洞都插遍……”

  小朱在原野中,完全流露人类男性的原始兽性,小花越是叫得大声,他便越
有满足感。

  腰部不住前后活动,阳具在小花的小洞中疯狂抽送。

  可怜的小花痛得不住向下弯腰,这样小孔更加面对小朱,小朱抽得便更爽。

  小朱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终于整根七寸长的阳具,完全插入了小花细得
可怜的小洞。

  小朱说道:“忍耐一点,很快你便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正当小花开始适应的时候,突然发觉有一对沾满泥泞的皮靴站到面前,抬头
一望,原来是一个身裁极度魁悟的农夫。

  他满面浓须,托着泥铲,背后还牵着一只马,和跟着一只狗。

  这时小朱亦发觉到有人在身边,正想说话之际,对方经已用泥铲给了他一个
当头一拍,小朱整个人立时倒下。

  小花怕得不知所惜,对方一只鹰爪般的手掌,经已将小花捉住。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敢在我的农场做这种事!”

  对方也不听小花解释,一手便将小花推倒在草地上,然后开始解松自己的裤
带,小花一看便知对方意图,立即想爬起来逃命,但肛门小洞刚被小朱开了封,
痛得无法站起来。

  动作太慢了,对方所养的猎犬经已挡在面前,凶巴巴的盯着她,小花大惊转
身,脸孔立时撞到一条坚硬无比的东西,小花再定神一看,原来是农夫解开裤链
后露出来的阳具,这条阳具不但硬,更加体积惊人。

  露出裤外的阳具差不多一尺,内藏裤里的还有,而且又粗又圆,单是龟头部
份,已有一个桌球般大,包围着阴茎部份的地方,还有像树藤般粗的血管。

  小花看见,经已由心中怕出来,但对方向前一伸,便将龟头塞到小花嘴边。

  小花不肯就范,对方粗鲁地拉着小花头发:

  “给我舐,否则我便打死你!”

  小花迫于无奈,惟有张开嘴巴,但樱桃小嘴,如何吞得下这条庞然巨物!单
是龟头几乎已塞爆她的嘴。

  可是对方没有理会,将阳具硬向小花的口内塞进去,还未到一半,经已顶到
小花的喉咙,小花眼泪直标,但对方却开始抽送,而且不住加剧,小花就像被人
用大肉肠插入胃一般辛苦。

  过了不久,对方开始有所需要,将小花的两腿大字型拉开,然后挺起巨大无
比的阳具,向着小花的毛洞插去。

  幸好刚才毛洞被小朱弄得很湿,虽然如此,但男人的阳具实在大得可怕,插
入去的一刹那,感觉简直比一条大萝卜更加壮大。

  小花知道反抗也没有用,于是尽量将自己的阴户张开,尽量将对方的庞然巨
物容入体内。

  农夫见小花开始肯合作,面上露出净狞的笑容。

  农夫道:“你肯合作,我会给你最大的满足,这半年我独自在这偏僻的鬼地
方,小弟弟很久没有尝过女人的嫩肉,积存精力,够你乐上三日三夜。”

  说实话,男人的巨物一经进入,那种充实感实在是小花前所未遇过的,单是
一半,龟头部份经已撞到小花的花芯,再进又痛又刺激的感觉,令小花不住放声
呻吟。

  农夫开始抽送巨大阳具,或者他亦明白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大,小花可以容纳
大截,经已十分不错,于是没有全部插入,但每一下抽送,都顶尽小花阴户深处,
几乎直达子宫。

  小花尖叫中,陷入难以形容的兴奋状态。

  农夫的抽送不住加剧,小花被充塞得连声也叫不出来,脑海被每一次的冲插,
刺激得完全空白。

  小花有时低头,见到对方又长又粗的阳具,像地盘打桩工程般,一下又一下
地重重打入自己下体。

  她当然看不到自己那两片阴唇,经已被农夫的巨物挤得两边翻开,不似唇型。

  但当对方抽出来时,满条巨物都沾满晶莹的爱液,看来自己还可以支持,到
这刻她才感到,庞然巨物虽然看下去十分恐怖,但用到的时候,却十分实际,而
且自己的吞吐量,亦比自已估计大。

  这时小花由痛苦转为享受,农夫见到,更加兴奋,粗大如小孩手臂的阳具,
抽送得更是急促。

  小花如置身巨浪中,被浪花不住推拥,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呼叫。

  农夫突然用手一翻,小花娇小的身形,立即变成面向草地,肥美浑圆的屁股,
立时向上翘起,农夫大呼一声,整根巨物,完全插入小花体内。

  小花尖叫声中不住呼气,农夫将小花两条腿绕着自已强壮的腰,竟然站起来。

  小花身裁比农夫短了半截,立时下半身悬空,双手按着草地,农夫像锄地一
般,用自己的阳具作锄头,不住锄向小花那块满溢春风的小地内。

  血液倒流,加上花芯被冲撞,小花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
住扭动纤腰,迎合农夫巨大阳具的抽送。

  小花的尖叫声加上“啪啪”的抽送声,看得两边的狗和马都产生了兴奋!

  农夫大声地笑道:“这个小妞原来是个大食女人,老子就先让你吃过够!”

  农夫差不多到达高潮的时候,将小花推开,一手将她的头拉到自己的胯下,
巨大的阳具正在极度亢奋,一推便进入小花的樱桃小嘴。

  小花这时不但没有反抗,两只手竟自紧握那条粗大阳具,不住用舌头舐着口
内的龟头。

  农夫全身一震,大量浓腥的精液,如同缺堤般激射而出。

  小花虽然不住吞食,仍有无数浓精自她的两边嘴角溢出,差不多二十秒钟的
时间,农夫的精液才告射完。

  这时的小花经已筋疲力尽地倒在软草上,不住喘气呻吟,但舌头却不断地舐
那些留在嘴角的浓精,似乎对这种又浓又腥的东西吃出瘾来。

  农夫松了一松筋骨,一手将小花像羔羊般拉起。

  小花有气无力地道:“你……还想怎么……”

  “老子算是乐过,但我的兄弟还未。”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不,这里还有其他动物。”

  农夫将小花的头塞到那只马的胯下,一条长达两尺的马阳具,原来早已勃得
坚挺。

  “舐它……”

  小花从未想到马的阳具竟会这样长,在农夫的强迫下,小花惟有依照他的意
思,用娇嫩的舌头,舐食粗糙的马阳具。

  马儿被小花舐食之际,不住呻吟嘶叫,似乎亦十分享用。

  小花舐食的时候,腰向前弯,上身侧侧地埋首马胯当中,而屁股亦因此而翘
起,这时一件全身有毛的东西,竟然扑到她的背后,小花大惊。

  农夫笑道:“你怕甚么,怕我的兄弟满足不了你吗?”

  原来那只狼狗经已像人一般,挨着小花的屁股站起来。

  狼狗站起来,足有小花那样高,又长又尖的阳具,刚好顶到小花的肛门小孔。

  这个小孔刚才被小朱开辟过后,微微张开,对于那只狼狗来说,这地方比小
花已被撑得大大的阴户,更加吸引。

  于是那条又长又尖的阳具,便向这个小洞插下。

  小花想到自己的身体,而且是那个珍贵小洞,竟然会被一只禽性所占有,一
时间想反抗,但颈项被农夫紧紧迫着,完全动弹不能。

  小花惟有默默接受背后那只禽性的摧残。

  狼狗不但将阳具插入,想不到还晓得抽送,不住扭动狗腰,将阳具在小花的
肛门小孔出出入入。

  狗的阳具有一种特性,便是遇热发胀,小花小孔内像火一般炙热,刺激得狗
阳具不住胀大,胀大的程度,差不多有农夫刚才的一半。

  虽然只是一半,经已够小花难受,她感到整个肛门像被撕开一般,最可怕的
是狼狗完全不理小花感受,只顾自己地不住抽送。

  小花简直死去活来,他面前的马阳具又不住坚挺,小花怕最后这条东西,还
是会插到自己体内,当舐到马的龟头,发觉对方开始渗出一些酸味的液体。

  农夫见狼狗玩得兴奋,哈哈大笑:“你不要玩太久,还有它要用的。”

  狼狗好像明白农夫的意思,抽送立时加剧。

  果然不出小花所料,这个变态的农夫,真的想让这只马来强奸自己。

  假如连马也来,自己肯定会被摧残至死,为了生命安全幸一惟有反抗,小花
用口一咬马的阳具。

  马儿剧痛,前蹄一踢,刚好踢中农夫,农夫立时被它踢晕,而自己同时后腿
一伸,将那只狼狗硬生生踢走。

  农夫虽然晕了,但那只狼狗似乎不肯放过小花,马上追向正在狂奔的小花。

  狼狗越来越近,正要扑上之际,迎面一个铁铲,竟然将狼狗拍个正着,重创
了狗的鼻梁,鼻梁是狗的要害,狼狗立时倒在地上痛苦嘶叫,小花定神一看,原
来是小朱,他及时醒来,救了小花一命。

  两人跑回车厢后,立即飞车离开,经过一轮摧残的小花要到医院休息一个月,
虽然小朱遵照诺言,与小花同居,但小朱的阳具,在小花心目中来说,经已成为
沧海一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