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萝莉小研

萝莉小研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字数:11509



  「呼,怎么还没来」

  我有些无聊的站在游乐场的门前广场低头看了下手表,九点二十,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20分钟。

  「猜猜我是谁」

  一双小手蒙住了我的眼睛,身后的人娇声说道。

  我顿时一阵哭笑不得,每次都来这个……「你是贝贝」

  「不对!」

  「那就是朵朵」

  「……你你你,贝贝和朵朵是谁!」

  背后的人跳出来,双手叉腰站在我面前,一头长发系成的马尾辫,上身穿着纯白色的T恤,隐约能看到里面淡粉色的乳罩,下身穿着一条过膝的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的凉鞋,白嫩的小脚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一层晶莹,脸上努力的表现出一副横眉立目的表情。

  「唔,贝贝和朵朵啊,就是我家楼下的王奶奶家养的啊」

  「好哇,你说我是狗。。。大坏蛋我打死你,不许跑!」

  我叫阿嘉,在A大上大三,长相平平。

  身后追我的就是我的女友小砚,一米六的个子配上一张甜美的小脸,34c的胸部,屁股微微翘起,给人一股含苞待放的萝莉范。

  小砚比我小一届,因为我严重的萝莉控倾向,见到小砚之后就展开了激烈追求,经历了重重困难,半年前终於把小砚追到手。

  八月多的天气有些热,笑闹了一会,小砚双颊红扑扑的,额头微微有些汗,小嘴微张向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道:「好啦,暂时放过你,大坏蛋,票买好了没有。」

  「买了买了,老婆大人的吩咐肯定会办的妥妥的。」

  我拿出两张票在小砚眼前晃了晃。

  「那就快点进去吧。」

  小砚抱住我的胳膊,34c的乳房隔着衣服蹭着我的胳膊,感受着小砚衣服里传出的一阵阵热力,心中就是一荡。

  「嘉,陪我坐云霄飞车」

  我脚下一顿,差点坐到地上,「@%¥/!」

  苦着脸从云霄飞车上下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双腿走起路来都感觉有些飘,小砚到是满脸的兴奋,眼睛笑的像两个小月牙。

  拉着小砚走到冷饮摊,一人点了一杯冷饮,我小口小口的喝着压着胃中的不适。

  「嘉,再坐一次吧」

  小砚跑过来坐到我的左边,满眼期待的看着我。

  「……」

  「好不好嘛,嘉」

  「……」

  小砚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整个身体全压在我身上,绵软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我肩膀,吐气如兰的小嘴紧贴着我的耳根,阵阵热流弄的我浑身发麻「再坐一次嘛,大不了今晚人家再让你好好摸摸。」

  小砚的话说的我一楞,虽然小砚做我女友已经半年了,但我们始终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

  亲亲,摸摸,用手帮我弄出来,用口,用胸,却始终不肯把自己给我。
  按小砚的话说,是要等到结婚以后的,而且每次都是我要求的,像今天这么主动那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今晚能不能再进一步…唔,话说,这云霄飞车有这么大魅力么…想到这我顿时一阵淩乱。

  「那晚上去我家,而且都要听我的。」

  我稍微试探着说道。

  「啊……那一会得坐第一排哦。」

  纳尼,没有拒绝,看来今天或许。。。等一下,第一排?,@%¥/!…「……嘎嘎,那现在先让老公我摸两下」

  我一边说着,左手搂住小砚的纤腰,直接鉆到T恤里轻轻的围着小砚可爱的小肚脐画圈圈,右手隔着衣服准确的捏住一直刚刚挺立的小樱桃,左手也渐渐向上游走,握住一只饱满的乳房揉捏着。

  「啊……唔」

  小砚被我的偷袭弄得浑身一颤,突然叫了一声,又赶紧用双手捂住嘴,接着从衣服里使劲拽出我的左手,又拍了我右手一下,偷偷向四周看了看,脸上写满着做贼心虚的表情。

  「大色狼,讨厌,被人看到怎么办,好啦好啦,晚上人家都听你的。」
  看着我把左手放在鼻尖下深深的吸了吸气,一脸猥琐的表情,小砚顿时翻了翻白眼「走啦,还不赶紧跟我去排队。」

  被小砚拽着走到检票的队伍尾部,心中顿时几百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呜呜…
  …我的胃,@%¥/!

              萝莉小砚(二)


  从游乐场出来,天色已经渐暗,招了辆出租车,我和小砚一起上到后排,向司机交代了一下地点,司机看起来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叔,有些秃顶,双眼被一脸的肥肉堆积着,显得很小。

  女友玩了一天之后有些疲惫,半侧着身坐着,闭着双眼斜着靠在我怀里,单薄的T恤被一对坚挺的乳房高高的撑起,运动过后透着红润的小脸,粉嫩的樱唇让我一阵口干舌燥。

  无意间擡头发现司机正从反光镜中向后偷看我女友,眼神透着一丝怪异,似乎有什么淫邪的联想,只是一瞥间,就勾起了我的欲念。

  很早之前我就喜欢看一些网路上的绿帽或是暴露女友的文章,心里也曾有过一些幻想,幻想着属於自己的女友被陌生人上下其手,甚至被压在身下啪啪狂干,小穴与屁眼塞着硕大的阳具,一抹抹白浆从缝隙中慢慢渗出。

  但自从小砚做了我女朋友,清纯的小脸,纯洁的心灵,总是向我露出的甜腻笑容,一直让我提不起一丝把女友让别人淩辱的念头。

  今天的小砚双颊一片嫣红,纯洁中又带着一丝抚媚,看得我心中欲念横生,反正这个大叔又不认识,如果稍稍露一点应该……唔,淫念一起,下身自然就有了反应。

  我俯下身压住小砚粉嫩的嘴唇,舌头撬开紧闭的贝齿,伸进小砚檀口中轻轻的搅弄着,一边品尝着小砚口中香甜的津液,一边引弄着她软绵绵的小香舌。
  双手移到小砚的纤腰上轻轻抚摸着。

  一只手渐渐上移,伸进胸罩抚弄着小砚丰满的乳肉,两根手指熟练的找到乳头的位置,轻轻的揉捏着。

  小砚浑身一抖,双手死死拉着我伸进去的左手,双眉微蹙,侧过脸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哀求「唔……嘉……不要……司机会……恩……会看到的」

  「没事的,你看人家在专心开车,哪有来看你,你稍微小一点声就不会被发现啦,宝贝你这么诱人,老公忍不住了嘛。」

  我一边趴在小砚耳边轻轻说着,一边用目光扫了一下后视镜,擦…这猥琐大叔双眼泛光直勾勾的盯着后视镜中的小砚,一脸淫荡的表情,晚上路面上车辆比较少,车速还是蛮快的,我心中一阵纠结,就这种开法,一会不会车毁人亡吧T_T。

  猥琐大叔看到我目光向他撇来,连忙装作一脸正经,若无其事的看着前方,擦,如果不是之前余光瞥到,我都相信他是真的没有用过贪婪的目光一层层扒着我女友的衣服。

  我依旧趴在女友耳边,轻轻含住小砚粉嫩的耳垂,舌头顺着耳朵外延慢慢舔弄,靠在我怀里的身体就是一颤,小砚的耳朵很敏感,第一次发现是对小砚说悄悄话,说话间带起的气流扫在耳朵上,就令小砚浑身无力,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这一次也不例外,小砚浑身绵软,重量几乎全靠在了我身上,交叠的双腿轻轻扭动两下,星眸迷离,樱唇微张,甜腻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真的会……看到的……嘉……回家……再……好不好,不要。」

  「嘘,宝贝,再说话就真的要被发现了哦,听老公的,乖。」

  小砚按住我的双手渐渐无力,我再次叼住小砚的樱唇,一阵窒息式的热吻,疯狂的吮吸的小砚口中的香津,左手退出小砚的衣服,勾住T恤的下摆,几根手指抚摸着小砚嫩滑如脂的肌肤,慢慢向上提起。

  女友被吻得娇喘连连,根本顾不上我手中有什么动作了。

  淡粉的胸罩被我向上拉了拉,莹白的乳肉已经露出大半,我把T恤的下摆卷住,胸罩边缘箍在两颗挺立的小樱桃上,粉嫩的乳晕都露出来一点。

  后视镜中的司机早就呆住了,双眼圆睁简直快要瞪出来了,眼中布满着血丝,嘴唇张大,一脸标准的猪哥相,我擦!下巴上那是口水?握住方向盘的双手只剩下一只,另一只手放在胸前,从背后看像是在前后晃动。

  干!这尼玛是在看着小砚打手枪?眼看着司机浑身抖了几下,我下身又是胀大了几分,心中却是堵堵的,一阵不舒服。

  清纯可人的女友露着奶子让猥琐大叔打手枪,擦擦擦,我都干了什么……「咳咳!」

  我冷不丁咳嗽一声吓了司机一大跳,看到我从后视镜中註视着他的眼神,脸上慌乱了一下,坐直了身体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小砚也被我这一声惊醒过来,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服,做贼心虚的擡眼看了一眼司机,看到他好像并没有发现,随即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手放在我腰间使劲一扭。

  「嘶~~……疼」@%¥/!擦,爽完就不不认账了,小砚也不说话,坐直了身体向边上挪了挪,扭过头去不看我。

  弄得我一阵郁闷,不是吧,这就生气了?我低下头揉了揉眉心,一会得怎么哄哄哇。

  呲……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到了。」

  下车把钱给了司机,心里一阵诽谤,刚才看着我女友打手枪,现在倒是装的一本正经的。

  车子一溜烟开走了,女友沖过来对着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大坏蛋!恨死你了,被人看到了我以后怎么做人,不许再有下次了听到了没有!以后再敢在外面动手动脚的我就……就咬死你」

  唔,咬死我,这要是分开着说多好,我赶紧凑了上去「好好好,老婆大人说什么是什么,我当时也是没忍住嘛。」

  「我没力气了,背我上楼呗。」

  小砚撅着嘴看着我,一脸的撒娇。

  @%¥/!,我擦,什么情况,这脸变得这么快,前一秒还打雷呢,下一秒就晴空万里了?还附带撒娇技能?难道刚才没生气?擦擦擦,这顿打算是即兴发挥?「额……好。」

            萝莉小砚(三)(肆)


                (三)

  回到家里我把小砚直接扔到床上,扑上去吻上小砚的樱唇热吻起来,灵活的撬开小砚的贝齿,捕捉到那条东躲西藏的小香舌开始纠缠,时而吮吸小砚口中的香津。

  掀起T恤,双手伸到小砚背后解开胸罩,34C的乳房顿时跳了出来,粉嫩的小樱桃散发着诱人的欲望。

  「恩……唔~」

  小砚也明显动情了,星眸迷离,双手也在我身上摸索着,双腿交叠,在我身下扭动着。

  我放开小砚的小嘴,开始舔弄起小砚雪白的脖子,然后又移到不住颤抖的粉肩,最后转移到胸前娇乳,含住一颗粉嫩的樱桃,用牙齿轻咬,在小砚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我一手握住另一团乳肉揉捏,一手解开小砚的裤子上的扣子,直接伸到小砚的内裤里。

  「不要……」

  小砚在我身下不停地扭动着,用手去阻挡我的进攻,但毕竟还是力气太小,让我毫无困难的把手伸到小砚的胯间,整个手掌都贴在小砚的阴部。

  「啊……」

  小砚全是一阵颤抖,扭头把通红的脸埋在枕头里。

  我颤动着手指肆无忌惮的拨弄着小砚的阴唇,时不时的扫过一粒充血的小黄豆,令小砚浑身就是一抖。

  小砚的小穴早就泛滥成灾,穴口湿哒哒的一片,我也早已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下身已经涨得快把裤子顶穿了,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双手抓着小砚的裤沿「宝贝儿,擡一下屁股」

  小砚依旧侧着脸埋在枕头里,屁股却是顺从的擡了一擡.

  我呆呆的吞了一下口水,虽然不止一次看到小砚的裸体,但这大自然的完美傑作每次都让我不住的赞叹。

  纵然在昏暗的房间中也散发着莹白的娇躯,羊脂般的肌肤,骨骼明显的消瘦双肩,圆润娇嫩的双乳,粉红挺立的乳头,没有一丝赘肉的光洁小腹还有隐在草丛间的花园,无一不在展示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分开小砚紧闭的双腿,两片粉色的肉唇被大量的透明液体包裹着,一滴滴爱液就这么顺着嫩滑的肌肤向下游动,路过紧闭的粉嫩菊花,在床单上聚集成一小滩。

  我实在忍不住了,整个人扑了过去,俯下身抱住小砚,发涨的龟头直接抵在湿润的唇瓣上。

  「等……等一下」

  小砚突然双手护住胯下,扭过头来看着我,满脸尽是不安和慌乱「要不……
  还是不要了,以……以后再……好不好。」

  「唔,好宝贝儿,老公好爱好爱你的,老公忍不住了,乖,我会轻一点的,不疼哈。」

  「那……你……你带套套,我不是……安全期」

  小砚动情也忍不住了,双腿不住的交叠摩擦着,直接顺从着我。

  小砚的话说的我一楞,我擦!自从追求小砚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接触别的女人,而小砚之前半年也没打算给我,所以我家里根本就是没!有!避!孕!套!
  「咳,宝贝,我家里没有,要不就事后吃药吧。」

  「呜……一定要……带套套」

  「可是这附近都没有卖的,超市都要走一个小时」

  我心中不禁一阵郁闷「我……我包包里……有。」

  小砚在我怀中不停地扭动着,迫不及待的说。

  我屁颠屁颠的去拿包包,打开,唔保险套…在这呢,嘿,还是超薄的十只装,打开一看还剩三个。

  哈,我迫不及待的拿出一个戴在鸡巴上,回到小砚身上,龟头在湿漉漉的唇瓣上上下滑动着。

  「进来……快……进来。」

  小砚双腿环在我腰上,小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在穴口上,翘臀死死的绷着,双腿也紧紧的夹在我腰上。

  「唔,宝贝,我来了」

  我一挺腰,鸡巴被瞬间吞没,小砚的阴道很紧,但里面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直接让我的鸡巴一滑到底。

  对,就是没有阻隔的一滑到底,小砚不是处女么,那,膜呢……

                (肆)

  我心中顿时一痛,就像被偷走了呵护已久的珍宝,心中泛起了浓浓的嫉妒和失落,小砚不是说以前没交过男朋友么,难道小砚一直都在骗我?我遍布血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小砚的娇躯,想象着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粗大的鸡巴在小穴中进进出出,带起的淫液四处飞溅,她口中的求饶,娇吟,怒火充盈渐渐地失去了理智。

  我掐着小砚圆润的双乳,十只手指陷进了乳肉之间,一道道红痕在手指下显现,鸡巴一退而出,又猛地一插到底,打桩机似得疯狂动作着。

  「啪……啪……啪……啪……」

  「啊……嘉……疼……轻点……呜呜……疼……啊啊……」

  我一言不发的继续动作着,右手的手指塞到小砚口中搅动着,中指压住小砚的舌根往里一捅。

  「唔……唔唔……呕……咳咳……呜呜……」

  小砚干呕咳嗽着,两行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滑落,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的我心中一痛。

  怒火一消,理智也清醒过来,不管小砚以前怎么样,毕竟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现在小砚的生活中,我要的也仅仅是以后。

  我轻抚着小砚的小脸,吻去小砚眼角的泪珠「对不起,宝贝,我错了,我刚才,我……」

  「呜呜呜……是不是……因为……没有流血,呜呜,人家以前……骑单车…
  …呜……弄破了」

  小砚哽咽着,像只饱受欺淩的小兽,蜷缩着,声音充满了仿徨和无助。
  心痛,懊悔一瞬间充斥着我的全身,是啊,小砚怎么可能骗我,那么纯洁的小砚,喜欢腻着我,每每在我不开心,仰着甜美的小脸纾解我的小砚,我怎么能这么对她。

  「宝贝,对不起,原谅我,我爱你,我不是人,我…我…」

  「呜,好啦,人家……又没怪你,你……你动一动……」

  「恩」

  我吻住小砚的双唇,腰部轻柔的动作着,感受着小砚嫩肉的包裹,肉棒在小穴中一进一出,挤出一股股的淫液。

  「嗯……好羞……噢……好……舒服……啊」

  小砚紧闭着双眼,双臂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

  「唔,宝贝,你里面又紧又湿,还会吸,唔……」

  「啊……快……点……啊……啊……呜……要……要来了……再快点……啊,不要……嗯……啊……好深……轻点……啊……」

  我一下下干着小砚的嫩穴,大量淫液从交合处挤了出来,下面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太紧了,要射了……小砚……」

  「啊……啊……我也要……啊……好深……啊啊……啊~~~」

  我和小砚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肉棒还停留在小砚的嫩穴中一跳一跳的,小砚的嫩穴也一张一合的吞吐着,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一抹潮红从脸上染到胸前。
  我静静的抱着小砚,慢慢的小砚浑身的颤抖停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我「嘉,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

  「怎么会呢」

  我紧紧的搂住小砚说道「老公最爱最爱小砚了,永远不会不要小砚的。」
  「恩,嘉,以后不管发生……发现……了什么,小砚也最爱最爱你了,如果你不要小砚了,小砚就不活了,还不如死掉的好」

  小砚扬起甜美的小脸,双眼笑的像两个小月牙。

  「不会的,就算小砚不要我了,我也会把你找回来,栓在这张床上,让你哪也去不了,唔,两腿要分开绑。」

  我看着小砚满脸笑意。

  「哼,你这坏蛋!」

  我把肉棒退出小砚的体内,做起来取下保险套,额,保险套……我浑身一僵,嗓子都有些发干,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我也不想主观的怀疑小砚什么。

  「额,小砚」

  我慢慢的转过头「你包包里怎么有保险套,还是拆过的」

  「那……那是……那是人家本来就想今天给你,从爸爸的柜子里偷的,你你你……刚还说相信我,现在又怀疑我,坏蛋,恨死你啦~」

  我赶忙抱过小砚,把她的小脸搂在胸口上「好啦好啦,是老公错啦,老公没怀疑嘛,只是随便问问,再说我的小砚下面那么紧,那么嫩,据说经常做过的人下面都是松松的,我的小砚肯定不是嘛。」

  「哼,人家一直有用缩阴棒嘛,刚才还夹……啊!」

  「啊?你说什么?」

  小砚趴在我胸口小声的嘟囔着,我一时间并没有听清楚小砚在说什么。
  「啊……没有没有,我是说你刚才好棒嘛」

  小砚连忙从我怀中起来,一张小脸憋得红扑扑的,双手在胸前连摆,两只大白兔也一阵波涛汹涌。

  我好棒?怎么感觉怪怪的……这丫头……小砚胸前的一阵晃动晃得我眼花缭乱,肉棒又开始有擡头的迹象,我一把搂过小砚压到床上,一口叼住一颗粉嫩的乳头「唔,老婆,再来一次……」

              萝莉小砚(五)


  「呼」

  我斜靠在沙发里,随手翻了一下日历,八月三十一号,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是开学前报道註册的日子。

  自从那次小砚把自己给我以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说服了父母,直接住进我家里,我和小砚到是过了一段性福的二人世界。

  一想到开学,我开始愁眉苦脸起来,学校的规定还是蛮严的,大四的实习生平时可以住到校外,而大一到大三平时都必须住在寝室,每晚都有宿管的大妈过来查寝,只有周末是可以离校的,一想到明天开始小砚就要住到女生寝室,心里就有些郁闷。

  「嘉,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加了你好几声都不理我。」

  腿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小砚直接坐到我怀里,嘟着小嘴看着我。

  「嘎?没想什么,就是想明天就要开学了,额,你在家里穿成这样干什么」
  小砚黑亮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上身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粉色T恤,下身穿着一条粉色热裤,晶莹白皙的双腿在空气中散发着一阵阵诱人的欲望,脚上是一双粉色的运动鞋,唔……这丫头就这么喜欢粉色么……「人家今天下午一会有班级聚会嘛,去ktv哦。」

  「嘎?又有聚会?可是今天不是报道的日子么?就今天一下午的时间,你们什么情况……」

  「这……我也不知道嘛,或许他们都请人帮着报道了吧,嘉,你也帮我註册下呗。」

  小砚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额……好吧,不用我跟去么?」

  「不用啦,都是一个班的同学聚会,我也不好带你去嘛。嘻嘻……」

  小砚像是想到了什么,沖我嘻嘻一笑。

  说起聚会来,倒是让我很郁闷,小砚时不时的就有寝室聚会或者班级聚会,每周总有个两三次,记得第一次寝室聚会的时候小砚本来不想带我去,小砚说聚会的都是本班的同学,根本没有带男女朋友的,只有她带着男朋友会感到不好意思,但我当时害怕小砚被骗,坚持要跟去,小砚犹豫很久到是答应了,结果到了那里只有小砚她们寝室的三个女生,我一个男的混在中间确实很别扭,看着小砚她们几个也因为我在场有些放不开的样子,就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再跟去过。

  「好吧,那你要註意安全,别玩的太疯。」

  小砚每次玩完回来都很疲惫,让我看的有点心疼。

  「恩恩,我知道,嘉你最好了,亲一个,mua~」

  ——————————————————————————————————-
  「这个註册完了,这个XX砚的把她的身份证拿来」

  「嘎?怎么又要身份证,註册不是不用身份证么,我这个都弄好了,她那个怎么不行。」

  「本人在就不用,她那个本人不在就得用身份证。」

  「可是老师,她身份证不在我身上啊,还得去找她取,挺麻烦的,您就帮忙弄一下呗。」

  「去去去,没有就回去取,要不就本人来,你这本学生证不是从哪偷的捡的吧。」

  「次…奥!我特么偷本学生证就为了帮人註册吗?你就不怕一会拿来的身份证也是偷得?」

  「恩?你身份证也是偷来的?」

  「@%¥/!」

  我郁闷的走出报道室,看来还得去找小砚,打个电话问问聚会地点在哪。
  「喂,嘉,怎么了,註册完了么。」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通了。

  「没呢,说是得要身份证,你们今天在哪个ktv玩的?」

  「唔,钱柜。」

  「哦,我现在去找你,你身份证在身上呢吧。」

  「啊!别去……那个,我们已经唱完了,现在出来吃饭了,身份证在我这,你来XX大酒店吧,我们都在这吃饭呢。」

  「晕,你们这活动谁组织的,唱歌在市西边,吃饭在市东边,脑子有包吧。」
  「去,别瞎说,你在学校呢吧,我20分钟以后下去等你,啊……」

  电话那边小砚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小砚,没事吧,怎么了?」

  「没…没事…我刚才去上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扭到脚了。」

  「哦,好,那你註意点,我一会就到。」

  挂了电话,我招了辆出租车,直奔XX大酒店。

  下了车,看了一下手机,时间过了点,小砚还没有出来,刚想打电话问一下,正好看到小砚从大门中走出来,小砚右边跟着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左手隐在小砚身后,跟着小砚一起走出来。

  「小砚,这位是…」

  我赶紧迎了上去。

  「嘉」

  小砚看到我,推了那男生一下,那个男生顺势把双手背到身后。

  「这个是我们班的班长XX峰,刚才我扭了脚,班长不放心,扶着我出来。」
  小砚看着我不善的盯着那个男生,赶紧出声解释道。

  听了小砚的解释,我顿时一阵尴尬「额,咳咳,你好,你就是她的班长啊,幸会,我是小砚男朋友,我叫嘉,谢谢你扶小砚出来。」

  「不用谢,我听小砚说了,您是大三的学长,叫我小峰或阿风就行,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拜拜。」

  阿峰说起话来很儒雅,左手向我们挥了挥,转身离开了,阳光下,阿峰的左手好像闪耀着一丝晶莹。

  「嘉,身份证给你,哎,你刚才不是吃我们班长醋了吧。」

  小砚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咳咳咳,没…没有,啊嘞?你们班长怎么直接走了?你同学呢?」

  「啊,那个,那个他们都吃完走了,班长是不放心特意留在这里的,我要不是等你也早就回家了。」

  「哦,那我先送你回去吧,一会註册再去一趟,你不是扭脚了么,自己一个人也不好走。」

  我摸摸鼻子,顺手招了辆出租车。

  在小区里下了车,小砚突然送了我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笑脸「嘉,背我上去嘛,人家脚都扭了。」

  背起小砚,一手托住一个柔软的臀瓣,我坏坏一笑,伸出手指在隔着衣料点在小砚下面的小嘴上,前后滑动。

  「唔,坏蛋,别闹」

  小砚趴在我肩上轻咬拉我我一口,手上的触感却是让我一楞,满手的温热黏腻不禁让我叫出声「嘎?怎么湿了?」

  「大坏蛋,想什么呢!那个是…那个是人家吃饭的时候饮料喝多了去上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谁把酒水洒在我椅子上了,透明的又看不出来,人家就一下坐在上面了。」

  「嘿嘿,不光是酒吧,是不是某人的某张小嘴问到酒味流口水了。」

  我扭头看着小砚,满脸贱笑,一手托着小砚的翘臀,一手举到小砚面前展示着手中的黏腻。

  小砚顿时满脸通红,又羞又气「人…人家底下湿透了,风一吹凉飕飕的,当然要起生理反应了,你再满嘴烂话我就直接咬死你。」

  「咬啊,咬哪里,是分开咬么」

  「你…你还说!赶紧背我上去!」

  小砚把手伸到我腰间一扭。

  「嘶~~不说了不说了。」

  疼得我呲牙咧嘴。

  回到家我把小砚直接放到沙发上,蹲在小砚面前,满脸笑嘻嘻的「小砚,我要喝酒。」

  「啊?酒?喝什么酒?哪有酒?」

  小砚一脸茫然。

  「这里」

  我伸手指指小砚胯间。

  小砚反应过来,顿时一脸慌乱,「啊…不…不行,那里脏,我先去洗澡,洗完澡再…好不好。」

  「洗完澡哪还有酒啊,嘿嘿,让老公先尝尝。」

  我架起小砚的双腿,把头伸到小砚的双腿之间。

  「啊…别…嘉……你先起来,我,我真的很脏,我先去洗洗。」

  小砚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一手挡住胯间,一手推搡着我。

  呵呵,这小丫头,又玩起欲拒还迎来了「嘿嘿,老公来了。」

  「别…你起来,我先洗个澡…我。」

  「嘎嘎,我要好好尝尝。」

  「啊……不要!」

  「啪!」

  一声,我楞住了,小砚也楞住了,我捂着脸呆呆的看着小砚,从没想过给我第一个耳光的会是小砚。

  「呜呜…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小砚赶紧扑上来抱住我,满脸惊慌失措。

  小砚这一巴掌顿时让我心凉了半截,愤怒、憋屈满心充斥着,我把脸色一整,一把甩开小砚,小砚脸上滞了滞,我忍着不去看小砚梨花带雨的小脸,摔门进了卧室。

  躺在床上渐渐冷静下来,小砚之前确实是无意的,想到之前小砚泪汪汪的委屈的看着我,我心里不禁有些后悔,但是出於所谓的男性自尊,开门出去的想法让我死死的压制着,只是紧攥着拳头,期盼着小砚开门进来。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小砚一直没有来,我心中一阵紧张,几次想开门走出去,却总是没有付诸行动。

  「啪嗒」

  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我心里一松,又想到小砚过了这么久才来,赌气似的侧卧过去,背对着门口,支着耳朵听着小砚的脚步声一步步的靠近床边。

  蓦地,一个火热的娇躯贴在背上,伴随着一阵沐浴乳的清香,两个柔软的浑圆在背上摩挲着,挺立的小突起划的背上一阵酥麻,冰凉的小手鉆进裤带,一把握住我有些擡头的肉棒「嘉~~」

  娇媚的声音弄得心中一荡「人家刚才不是故意的,现在来认错了,别生气了,原谅人家呗。」

  我翻身一把抱住小砚,眼神就是一凝,小砚此时应该是刚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娇躯一丝不挂的缩在我怀里,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我不由自主的捏了捏小砚红润的小脸「不生气也可以啊,不过我要打回来。」
  怀里的小砚浑身僵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委屈,扬起小脸把眼睛一闭,睫毛都不禁颤了颤「那…那你打吧…。」

  小砚等了一会发现我没动,怯怯的睁眼瞅了我一下,发现我拄着脸,满脸好笑的看着她「嘉,你…你吓我…」

  「哈哈,我没吓你啊,我说打回来是要打屁股」

  我拉着小砚的手重新按在我挺立的肉棒上「你看,棍子都准备好了。」
  小砚脸上一红,满眼的春意盎然,用手轻轻的摩挲着我的肉棒「嘉,人家想要~」

  我一把将小砚紧紧的拥住,火热的双唇与舌头正向小巧的樱唇侵犯,小砚一时意乱情迷,一双玉手攀住了我的颈子,伸出香舌和我热吻起来。

  我迅速解去身上的衣物,将小砚压倒在床,硬的发烫的肉棒自然的顶在小穴口,一阵阵快感,让小砚不自主的轻轻扭动屁股配合起来,我含着小砚的耳垂舔弄「说,舒不舒服?」

  小砚连忙摆动粉臀寻找着我的肉棒「嘉~你快点,别作弄人啦~~」

  我「嘿嘿」

  一笑,肉棒往前一挺,整只肉棒已经全塞进了小砚的嫩穴之中,我缓缓地抽送,只见小砚脸上浮现舒服的表情,不停的呻吟着「嘉……哦……哦……」
  小砚半闭着媚眼,享受着美妙的感觉「唉……啊……呀……好美……啊……」

  我感觉到肉棒被温暖紧凑的嫩肉包裹着,这小穴里淫水阵阵,快感连连。
  我将小砚拉起来,换成我仰躺着靠床头上,小砚的小蛮腰不停地前后扭动,胸前粉嫩浑圆的乳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大肉棒在嫩穴儿里进进出出,每一插入就是「噗嗤」

  的一声「啊…啊……啊……嘉…人家……啊…不行了…」

  小砚紧紧着搂着我,翘臀配合着挺动,我感觉小砚嫩穴花心阵阵发颤,淫液不停的沖出「啊……快……快点……要……到了……啊……」

  小砚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长长的一声娇喘,小穴中浪水狂涌而出,小砚无力的瘫在我怀里,将我抱得紧紧的,我不顾小砚高潮,依旧不要命的疯狂抽送,次次到底,小砚水汪汪的大眼睛微闭,不由自主的收缩起小穴「好舒服……
  插……的好深……啊……不行了……啊啊……慢……慢点……又要…啊……尿了……啊……好…好烫……好多……全部进来了……啊」

  小砚的小穴本就紧凑,我也已经到达极限,这时候一阵缩夹,龟头传来阵阵酸麻,肉棒暴涨,小砚第二次高潮的同时,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部射进小砚的身体深处。

  激战过后,小砚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满脸惊慌「嘉,我不是安全期,你怎么…怎么射进去了,我怎么办,我」

  我静静了搂着小砚「没事啊,可以吃事后药哇,放心吧,再说了,有了宝宝生下来呗,我养着你们娘俩。」

  小砚的眼中闪过一丝感动,其中的慌乱却不见少「呜,我吃药有抗体,万一不管用,现在还不能有宝宝,呜…」

  「嘎?」

  小砚的话说的我一楞「什么抗体?」

  「啊?没没没什么,我记错了,我吃药就行,吃药就行。」

  小砚慌乱的差点从床上跳起来,连连沖我摆手。

  唔,这丫头,我诧异的看了一眼小砚,怎么变的奇奇怪怪的。

  等等,突然想到件事情让我差点摔到地上,我小心翼翼的看着小砚说道:「咳咳,那个,宝贝啊,你那个报道……咳咳,我给忘了……」

  「啊!你你你,你现在还不赶紧去!」

  小砚也想起来了,回头看了下时间,还有一小时报道室就要关门了「嘉,你要是让我错过报道,我,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我飞快的穿起衣服,一溜烟往外跑「咳咳,宝贝你放心,老公我飞也要飞过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艾尔梅瑞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