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淫幻天龙八部4

淫幻天龙八部4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感谢。
  绿衫少女划着小舟带着虚竹向湖西驶去,途中对虚竹道:「那蔓陀山庄的主人是王夫人,是慕容家的姑表亲,不过这位夫人十分严厉,更是讨厌男人,虽说大师是和尚,也要万分小心。」虚竹点头称是。
  此去山庄水路不近,一直走了将近三个时辰才到,此时天色已经黑暗,小舟靠岸,绿衫少女低声道:「王夫人不喜欢和慕容家的来往,我就不陪大师进去了,你只要从后门进去,那里是花园,听说段公子就在那花园的边上的花房里,大师小心些,我就先回去了。」
  虚竹谢过,只身向山庄后门奔去。
  他沿着湖边走了一顿饭的功夫,好不容易找到山庄的后门,只见大门紧锁,只好飞身翻墙进入山庄。只见自己身在一片一人高的花海之中,身前左右尽是高大的山茶花,夜色星光之下,浓浓的花香令人心醉,他确是无暇欣赏这花海美景,一个人四处找寻那花房的所在。
  他奔劳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找到花房所在,反而自己迷失方向,不禁心中泄气,暗想道:「不如等到天明时分,再来寻找,反正小王子已经脱离危险。」他心中释然,便找了一处花树浓密所在,和衣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看着花树冠上那漫天星斗,鼻子中尽是浓郁花香,迷迷糊糊间睡去,梦中又回到那小木屋的密道中,再见王妃那表不可言的娇艳酮体,自己与她耳鬓厮磨的翻云覆雨无休无尽……
  正春梦荡漾间,忽闻听一声令冰冰的娇声喝斥:「什幺人,胆敢擅自闯入山庄……」
  那声音好似就在耳边,虚竹不禁惊醒,只见自己身边站立一位宫装妇人,看身形婀娜纤秀之极,借着星光往脸上看去,虚竹不禁心中狂跳,只见这宫装女子白皙俏丽的脸上,细细的黛眉好像弯月,迷人的杏眼中眼波流离,虽是脸上罩了一层寒霜,但真称得上是位绝世美人,那王妃只是妩媚俏丽的令人迷醉,但面前此女长得端庄优雅,娇艳而又透着无比尊贵。
  他正呆呆望着眼前那绝世丽人,不成想那宫装丽人秀眉微皱,高挺的笔直琼鼻中冷哼道:「哼……你是何人,怎地擅闯本庄。你不知道本庄从来不许男人进入幺。」
  虚竹听得这声音犹如天籁回声,莺燕都不及的娇嫩之声,不禁魂魄具醉。虚竹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我……我是来找我的一位朋友……只是在此花丛中迷路了。」
  那宫装丽人冷冷的道:「一派胡言,这庄子里哪有你的朋友,贼和尚,快快招来。」
  虚竹听着女子声音虽是娇丽动听,但语气却冰冷之极。只见她雪嫩尊贵的俏脸上毫无表情,那宽大雪白的衣领外,显露着曲线迷人,晶莹如玉的脖颈,金丝绣花的华丽宫装之下,凸起丰满的酥胸一起一伏。
  虚竹直看得心血上涌,再加上刚才花丛下的缠绵春梦,下肢那根粗大阳具便随心所想,早已敖挺直立,将他粗布的僧袍撑起来老高。
  虚竹在宫装丽人凌厉的眼光逼视下,微缩的应声道:「小……小僧真是来找人的,那位公子姓段……」宫装丽人走进一步,娇声喝道:「你这小贼秃,还在胡说,我这庄子里从来不许男人进入,更何况那个人还姓段……本庄主要杀尽天下姓段之人。」
  这后面一句话让人听了不寒而栗,简直不敢相信如此恶毒之言是从如此美艳之极尊贵无比的女人口中说出。虚竹心中一动:这个神仙般美丽的女子竟是此间庄主,他口中结巴道:「小僧不……不敢相欺,请庄主恕罪……」这宫装丽人正是曼陀山庄的庄主王夫人。
  王夫人冷哼一声,忽然发现虚竹下身僧袍高高隆起,芳心立时震怒,心中暗道:这小贼秃竟敢对自己如此无礼,一个出家人,竟也如此淫亵,真是找死。
  她自然不知道虚竹刚才正做着鱼水交欢的春梦,然后又被自己那倾国倾城的天然丽质所震慑,她正要发作,又心中想到:看这个家伙是个出家人,年纪轻轻,那腰腹之下高耸凸起,想必那话儿粗壮定是有别于常人,我正在练那「逍遥玉蝉功」何不吸取此人阳精,一来对自己神功有助,二来此人阳水尽失也就活不成了。
  想到此处,娇喝一声:「本座才不信你这谎言,小贼秃,我看你是找死……」话音未落,袍袖挥舞,身形美妙的左掌画出一道圆弧,袭向虚竹胸口,虚竹见到王夫人突然施以辣手,慌忙双掌外迎,哪知眼前一花,那王夫人掌心已经结实的印在自己胸腹之间,虚竹直觉得中掌之处疼痛,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直落入两长开外的茶花树从中间。


  因为落下之处尽是繁茂的花树枝叶,再加上地上厚厚芳草,虚竹摔倒的倒不觉如何疼痛,只是压倒一大片花树,自己胸口憋闷,浑身无力。王夫人随身跟进,一下蹲伏在虚竹身畔,左手一下捏握住虚竹的脖颈上面,冷笑道:「看你刚才抵挡的劲力,你是少林寺的?」
  虚竹见她要下杀手,心中惊惧,他语声颤抖道:「夫人……小僧却是少林僧人……不过小僧真是冤枉,我……真的只是来找人,不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王夫人一听他果然是少林僧人,心中不免窃喜着:此人是少林派的,再好不过,少林内功纯正刚猛,对自己正是受之有益。她心中喜悦,俏脸上仍是漫无表情。言语冰冷的低声道:「小和尚是少林派的,哼哼……便宜你了……」虚竹原以为这宫装丽人要放过自己,却不成想这女人左手卡住自己的脖子的手掌并未放松,而且她的右手竟然去解自己僧袍下面长裤的裤带,他心中一惊,口中急急道:「夫……夫人这是……这是做甚……」王夫人口中冷冰冰的低声呵斥道:「闭嘴。胆敢动一动,本座立时就杀了你,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本座要干什幺,哼,可便宜了你这小贼秃。」虚竹听得她语气严厉,自是不敢出声,生怕引来杀声之祸。
  他不禁想起白天那叫阿碧的小姑娘临分别时的嘱咐:大师还是要千万小心,王夫人生性辛辣手毒,不许男人踏进庄中一步,如被发现定遭祸害。虚竹想到此间,心中叹道:「看这王夫人真是天仙一般的美丽端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玄女,却行事如此诡异,说话的语气也是冷若寒霜,唉……」他正在暗自叹息,忽觉得腰腹下微微一凉。虚竹心中大大的惊惧,原来王夫人解开他的裤带,已然将他长裤褪到膝盖处,自己那光溜溜的下身显露在外面,他不禁羞得脸色涨红,口中不成语句的叫道:「夫人……夫人使不得,我……我……」
  王夫人美丽清澈的双眸中寒光凛凛,「本座说过,你再敢出声,就立时杀你,小和尚你给我记好了。」虚竹一听,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王夫人低头看去,只见虚竹那小腹下黑漆漆的弯曲阴毛中间,一条粗大、浑身黝黑犯亮的肉柱半软半硬的横躺着。
  她芳心中不觉得一动,心道:这和尚的性器还未坚硬便如此粗大,真是少见,自己修练「玉蝉功」以来,也曾吸取过二十余人的阳精,都未曾见过像这般的粗壮。她暗自心喜着,右手从宽松的衣袖中伸出,雪白修长、宛如葱管般手指,握住那根弹性十足的粗长肉棒。
  虚竹被她冰凉软滑的手掌攥握住自己那蠢蠢而动的阳具,被那只手掌极为温柔的上下套动着,王夫人那凉意十足的、柔软滑腻的圆润指肚圈套住自己阳具粗大的头冠,轻缓的搓揉起来。
  虚竹惊异的那敢吱声,只好强力的忍住那嫩滑无比的纤纤素手给自己带来的阵阵欲望。那根本是疲软无力的肉柱经王夫人的一阵揉搓套动,瞬时被焕发出雄壮粗硬之极。
  王夫人手上虽是情意绵绵,令人欲火中烧,可是那艳美绝伦,尊贵端庄的清丽面颊上却仍是没有一丝情欲的神情,反之是让人觉得阵阵寒意。她握住虚竹渐渐耸立僵直的阳具身躯,拇指前端挤压搓摩着那越发粗圆的龟头,另外四支手指则紧紧圈住虚竹青筋暴鼓的阳具茎身,又有节奏的缓缓上下捋套。
  其实在她心中也是惊异虚竹那惊世骇俗的巨大男人性器,她只觉得自己纤长娇嫩的手指只能将将圈握住那魁梧雄壮的阴茎身躯,那浑圆粗壮的龟头宛如鸡蛋大小,龟头下方是棱壑分明的厚重一圈沿壁棱角。
  王夫人眼见得虚竹充满激情的火烫的阳具在自己的手中粗大、坚硬无比。她娇丽动人的俏脸靠近虚竹的脸庞,话音仍是低沉而幽冷的言道:「和尚,这样是不是舒服的紧呀……你看你那话儿长大了不少,哼哼……这根物事倒也罕见的很,下面就要为本座所用了……」
  她言语之时,从她薄薄的香艳红唇中呼出清香的口气喷扑至虚竹的脸颊上,虚竹只觉得香浓四溢,好似春风拂面。他胸腹中欲焱激荡,阵阵热流急窜至全身,他的脸上宛如醉酒一般火红如炭,小腹下直挺挺耸立的阳具变得愈发胀硬如铁。
  王夫人按在虚竹脖颈上的手轻揽自己华丽宽松的长裙裙裾的下摆,虚竹只觉眼前一花,香气扑面,那王夫人已经双脚分别踏在自己腰臀两侧,她的下肢蹲坐在自己大腿之上了。
  令他万万想不到而惊异的是,王夫人长裙之中,下体竟然未着一丝半缕,光溜溜柔软滑腻且冰凉的浑圆臀瓣紧贴在自己大腿的皮肤上。


  她那宽大的绸质华丽尊贵的长裙下摆呈圆形遮罩住两人的下体,虚竹虽然看不到王夫人的下身,却也深切的感受到她丰润柔软的双臀和她滑如凝脂的修长酥腿,只是那滑软的肌肤仍有丝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