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变异狂暴状态下的激烈做爱

变异狂暴状态下的激烈做爱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应该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衣衫褴褛的男人漫无目的走在昏暗的街灯下,自言自语的嘟囔道,突然他猛的抱住头,面容因痛苦而扭曲,睁得大大的眼睛中充满了惊恐:「不!啊!不要!啊!啊!啊!」街灯投下的阴影诡异的变大,男人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瞬间变成一片片布条掉落在地面上,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近三米高,拥有肉红色皮肤,以及大块凸出的肌肉,好似三流科幻片中经过改造的肌肉男般的怪物。
  怪物发出恐怖的吼声,双手使劲砸着地面,然后猛的跳起,撞破二楼住户的窗户,将一对夫妇从床上抓了起来。
  「啊!什么东西?放手……」丈夫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抗,便被怪物轻松的捏碎了脑袋。
  直到丈夫的脑浆溅到自己的脸上,女人才从剧烈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发出了震天的尖叫:「啊!啊!啊!啊!啊!」怪物却没有像对待丈夫一样将女人杀死,而是劈开她的两条大腿,向自己的跨间撞去。这是女人才发现,怪物的两腿之间已经竖起了一根有成年男人小腿大小恐怖肉棒,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肉棒上居然被穿满了大大小小的铁环和耳钉。
  「不!救命!啊……」女人只来得及叫出一声救命,那根恐怖的肉棒便顶着书自己的亵裤刺到了她的小肚子里面。而亵裤的内侧还贴着夜用型的卫生护垫
  女人的小穴瞬间被撕烂,大股大股的鲜血喷射出来,剧烈的疼痛引来女人最为激烈的挣扎,以及杀猪般的惨叫。
  怪物丝毫不理会女人的反应,只是疯狂的将女人在自己的肉棒上套弄,亵裤和卫生护垫瞬间便被捅烂,当然烂掉的还有女人小穴内侧的嫩肉。怪物猛的一用力,肉棒突破狭小的子宫口,直接顶到了子宫底部。女人的小腹上则显现出一道明显的肉棒轮廓。
  此时的女人已经翻白眼了,四肢只剩下下意识的抽动。但怪物的暴虐还没结束,依然用力抽插着。
  十几分钟后,怪兽将渐渐变冷的女人按在地板上,把自己的肉棒用力向前挺着,女人的小腹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噗」的一声破裂开来,肠子肚子散落了一地,就在这时,这根杀人凶器开始剧烈的抖动,顶端喷射出大量墨绿色的粘稠液体。
  一丝丝阳光从闭合的百叶窗透进来,照亮了一位绿发年轻女子俊俏的脸庞,这名女子用细长白皙的手指扶了一下自己椭圆形半框眼镜,托着半边脑门发出了有些沙哑的嗓音:「咪咪,拿水来……」一个轻快的女 童音回答到:「是!」一阵器皿碰撞声响过,一名淡蓝色头发,身着粉红色上衣,淡蓝色百褶短裙的看似约13岁左右的女孩儿,端来一个大玻璃瓶和两个玻璃杯来到了绿发女子的办公桌上,把写有几天后将有台风来袭的报纸压在了下面。
  咪咪倒了一些液体在玻璃杯里,然后拿起玻璃杯,送到绿发女子的嘴边,让她喝了下去。不等绿发女子反应,咪咪便把自己的小嘴堵到绿发女子的嘴上向里面吹气。
  「咳咳咳……」绿发女子被呛的一阵咳嗽,皱着眉头看着咪咪,好像自己刚刚喝下去的东西并不是水。
  「伏特加,在俄语里是水的意思哦!」咪咪若无其事的说道,「而且给磷这个,你也更高兴吧。」磷露出一个微笑,掰过咪咪的脸,对着她的小嘴,使劲吸了起来。咪咪也回应着磷的行动,两人积极交换带着浓烈酒气的唾液。
  「滋滋……吧唧……吧唧……」
  两人眯着眼睛激烈的接吻,手也不老实的在对方身上摸来摸去。
  咪咪的手隔着黑色的西服马甲和白衬衫,不断揉捏着磷坚挺的乳房。磷则把手伸进了咪咪的百褶裙里抠挖着。
  「又没有穿内裤呢,还是这么淫荡啊。」磷看着可爱的咪咪挑逗道。
  「讨厌……」虽然咪咪和磷相恋已经很久很久了,但面对磷的这种挑逗,咪咪还是非常害羞,只好加紧手上的动作给磷以「反击」。
  「嗯……哼……咪咪的手法……又高明了一些了呢……嗯……」「嗯!但……啊……但还是比不过你啊……」咪咪扭动着身体,一不小心碰到了电视机的开关。「本台最新消息,昨夜本市再次发生惨绝人寰的谋杀女干尸案,这类案件已经是连续第三天发生。而警方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破案的头绪,甚至连凶手是几个人都无法搞清,市长已经下令……」咪咪伸手关掉电视机,将磷的脸按到自己敞开的衣襟之间,喃喃道:「啊,不知那些变态杀人犯会不会来找咱们呢……嗯……如果真来找咱们玩儿话,那一定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吧……哦……用力呢……」「滴铃铃……滴铃铃……」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磷伸出一只手在办公桌上摸索着,手指上还带着一些亮晶晶的粘稠液体,终于她摸到了电话的边缘,咪咪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将磷的手抓住,向自己的裙下拉去,磷显然不愿意放弃这个电话,手臂用力挣扎着,一只细长白嫩的大手和一只圆嘟嘟可爱的小手相互缠绵着,给它们伴奏的则是两位美女不是发出的呻吟声:
  「嗯……放手……哦……我……接电话……」
  「哼……不……要理它……嗯……摸我……啊……」呻吟之间伴随着恼人的「滴铃铃」声,直到电话铃声第十次响起,磷终于摆脱了咪咪的控制,将听筒拿了起来。
  在咪咪不满的嘟囔声中,磷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一本正经的对着听筒说:
  「你好,这里是麻生祗咨询事务所……现在吗?我知道那个地点……我马上就过去。」「啊……不要走……」咪咪抓着磷再次贴了上去。
  「哎,真拿你没办法啊。」磷叹了口气,一把将咪咪推倒在办公桌上,撩起咪咪的短裙,俯身吻了下去。
  「啊!好厉害!磷的黄金舌!哦!我……我到啦!啊!啊!」咪咪瞬间挺直身体,本就很大的双眼睁的大大的,然后瘫软下来,不停的喘着粗气。
  「乖乖看家哦!」磷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咪咪搞得乱糟糟的职业套装,走了出去。
  在市郊一个不起眼码头的废旧仓库里,磷见到了打电话给自己的人,一个中年男子蜷缩在角落里,用几件沾满血迹的破损衣物裹住自己的赤裸身体。
  「是池太正雄吗?」磷小心的问道。
  男人听到磷的声音扭过头来,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你……是你……你怎么会……」磷也愣了一下:「是你?那个……我……我只是保养好,看起来比较年轻而已。其实我也很老了。」「不……不会的,保养的再好,二十年了你也不可能依然如此美貌年轻,难道……你是……不,不可能的。你是这样温柔,不可能的。」正雄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磷警惕的说道:「把话说完,你知道什么?」
  「我是想说,你难道是不死者。」
  「你说什么?」磷吃惊的叫了起来,「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个词语的?」「是一个女人,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是从她那里听到这个词语的。」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是不死者,也是私人侦探,把你这些年来的经历详细的说一说吧。」正雄听到磷的回答也有些吃惊,不过很快镇定下来:「二十年前,我为了赚钱从你身边离开。」正雄顿了顿好像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继续道:
  「哎……后来有人聘用我搞医学研究,药剂专业的我很高兴的答应了下来,但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是用我做实验品。他们给我使用某种药品,让我变成一种……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怪物。」正雄表情痛苦的继续道:「三天前我从他们的实验室里逃出来,每过二十四小时我就会狂暴一次……我不能控制自己……真的……我真的不能控制自己,我对不起那些人……他们都是无辜的……但我……」磷明白了三天来的血案都是眼前这个男人所为,便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要找我的呢?」「我也是听那个女人说的。」正雄的表情变得古怪,脸蛋上浮现出害羞的红色,但他还是继续道:「她每次折磨我的时候都会提到你的名字。」「折磨你?怎么折磨你?」正雄的脸蛋已经红的如苹果一般,呼吸也变得沉重:「她……她在我……下面穿环……每穿一个都会说一次你的名字……」「下面穿了很多环吗?」磷的突然露出坏坏的笑容,「那一定很痛吧……让我帮你检查一下吧,这也许对于找出那个女人是谁很有帮助。」说着便向正雄贴了上去,芊芊玉手则向正雄两腿之间摸去。
  正雄连忙向后退去,用手阻挡着磷的手臂,喘着粗气,说道:「不!不要!
  我……我会控制不住!我……」
  磷轻巧的解开正雄系在腰间的布条,将他明显不合身的裤子拖到他的脚下:
  「没关系的,我会很温柔的。」
  一条正常人两倍大小,半硬不软的阳具出现在磷的眼前,可是这跟阳具表面几乎看不到任何皮肤,因为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铁环与铁钉,磷轻轻的抚摸一下,问道:「还会痛吗?」正雄突然抱着脑袋,大叫了起来:「快!磷!你快跑!快点离开我!我……啊!啊!啊!啊!」磷看着正雄的身体一点点的变大,成为一个近三米高的怪物,身上的布条早已不见踪影,那条原本普通的肉棒慢慢变大变粗,最终成为如狼牙棒般的存在耸立在他的跨间。


  整根肉棒呈现出不健康的肉灰色,上面布满了让人恶心的肿瘤。让磷惊奇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圆环和铁钉依然紧紧的固定在肉棒上,使得整条肉棒闪闪发光好像嵌满钻石一般。
  此时正雄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痛苦与害羞,而是充满了欲望与残暴。
  磷却一点也不慌张,只是惊奇的盯着正雄的肉棒自言自语道:「怪不得那些女性都被开膛破肚,原来是被这样雄伟的肉棒插了呀。」说话的同时连忙亲自将自己的衣物脱了下来,丢到一边。原来磷除了一套干练的职业套装和一件英俊的披风之外,里面不着一丝。
  正雄一把将磷倒提了起来,掰开磷的双腿,迫不及待的将用自己的凶器捅到了她的体内。
  「啊!好痛……痛……痛!痛!」磷大口喘着气不断呼痛,却不做任何挣扎「啊……这家伙还真是猴急啊,没有任何前戏就插入了,搞得人家这么痛。啊,不过还是很舒服呀……」正雄根本不理会磷的反应,兀自抽插着,粗大的肉棒将磷紧致的蜜穴撕烂,铁环和铁钉带出大量的鲜血与碎肉。磷好像玩偶一般被正雄捏在手里,不断套弄着,好像一个女人形状的男性自慰器一般。
  「啊!这感觉……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爽啦!啊!正雄!你!你太厉害啦!
  哦!啊!」这种致命的伤害对于磷来说好像并不恐怖,她大声淫叫这,双手还摇摇晃晃的抚摸正雄满是肌肉的胸膛。
  但野兽般的正雄对这种挑逗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越套弄越快,越套弄幅度越大。磷的子宫早已失守,小腹上的突兀也越来越明显。十几分钟过去了,磷虽然口吐鲜血,却没有向普通女子一般死去,而体表的一些刮伤甚至在渐渐恢复。
  「嗷!」正雄大吼一声,下体奋力前挺,手臂大力后压,磷肚皮上的凸出变得越来越大,好像马上要撕裂她的皮肤一般。突然圆柱状的凸出发生了变化,渐渐变成圆球形——正雄射精了。
  大股大股的浓稠精液射进磷的腹腔,引来磷的再次大叫:「啊!啊!破啦!
  爆啦爆啦!太厉害啦!我的肚子!肚子爆炸啦!啊!啊!啊!」「啪」的一声轻响,磷的肚子爆裂了开来,墨绿色的精液四处飞溅,将磷全身都覆盖了起来。与此同时,磷的身体猛的挺直,双眼紧紧的闭上,昏迷了过去。只是不知道她是痛昏过去了,还是爽昏过去了。
  发射之后的正雄恢复了正常,他显然对自己刚刚做了什么非常清楚,因为他正在手忙脚乱的为磷做紧急救护,口中带着哭腔喃喃着:「磷!对不起磷!你不要死啊……你千万不要死啊!呜……我知道你是不死者,快点醒过来,磷!对不起……呜呜呜呜……」他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抱着磷的「尸体」放声大哭。
  痛哭中的正雄没有发现磷的身体正在渐渐复原,紧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她用愉悦的语调说道:「刚刚好舒服呢!谢谢你啊正雄,现在的你比二十年前真是勇猛很多呢。」正雄猛的把磷的脸摆在自己的脸前,破涕为笑:「你,你真的是不死者,太好了!我、我每次狂暴期间我的意识很清楚,但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完全会按照自己的本能或那个女人的命令行动。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我把你……把你……」磷摸着正雄的头说道:「好了,不用多说了。你每二十四小时之内狂暴之后还可以再次狂暴吗?」「可以的,只要我变得激动、心跳加快就会狂暴。而且我二十四小时中第二次狂暴的时候就能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的行为了,但还是会受到那个女人命令的影响。我发现我狂暴的次数越多,能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就越强。」「哦?这样的话,你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应该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品吧。」「是的,因为我是她第一个实验品,她还弄了很多无辜的男人来做实验品,她真是一个十足的女魔头。」正雄义愤填膺的说道。
  「好吧,让我们去看看你逃出来的那个实验室吧。」磷对这一脸疑惑的正雄说道「不要小看我哦,就算是荷枪实弹的特种部队都不是我的对手呢。」就在这个废旧码头的某个靠水边的破旧仓库里,有一块看上去一切正常的破橱柜被正雄打开了,里面竟然是一个通道,两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横亘在两人面前的是一扇厚重的合金保险门。
  正雄说道:「我狂暴后应该能把这扇门撞开。」「不必了。」磷拿出一个小小的发卡,说道:「再坚固的门,只要找对了钥匙,它就会被很容易的打开。」说话之间,这扇门已经被磷悄无声息的打开了。磷掏出一把小巧的短管左轮拿在手中和正雄一起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两人却发现整个实验室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突然磷大喊一声:「不好!正雄快跑!」正雄听到警告急忙向外跑去,磷却没有向外跑,而是飞身向一个纸盒子扑了上去。
  就在磷抱紧纸盒子的同时,纸盒子猛烈的爆炸了,巨大的爆炸将整个研究所炸塌,正雄由于磷的警告及时逃脱,虽然被冲击波抛出很远但基本无恙,磷则被埋在了废墟下面。
  「不!」正雄看着废墟大吼着,身体瞬间狂暴,跑过去在废墟里翻找着。
  正雄费力翻找着,不是用手恨恨拍打自己的脑袋使自己保持清醒。他翻开一块铁板,看到全身一丝不挂的磷正躺在下面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身为不死者真是好处多多啊,呵呵。」「啊!太好啦!」狂化后的正雄发出震天的咆哮声。
  磷眯着眼睛问道:「你这样狂暴一定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吧?你能自己解除狂暴吗?或者需要我的帮助?」「现在不会对身体有损害,但狂化时间过长会造成心脏过载而死掉。解除狂暴的话……只能……」正雄不好意思的指着自己的下体。
  「只有让你的小兄弟先接触狂暴,你才能解除狂暴是吗?」磷淫笑着一边抚摸正雄已让巨大的肉棒一边说道。
  「是……是的,但……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会把你撕裂的……」正雄痛苦的说道。
  磷添了添嘴唇说道:「呵呵!没关系,我喜欢被撕裂的感觉。」说完便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在正雄恶心的肉棒上舔舐了起来。
  「啊!我……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哇!」正雄大吼一声,把磷提了起来。
  倒悬在空中的磷突然喊道:「等等!」然后向正雄抛了一个媚眼:「这次换后庭好不好呢?」「啊!我受不了啊!」正雄用力分开磷的双腿,一下子把自己的狼牙棒塞进了磷的屁股中间。
  「啊!裂啦!裂开啦!啊!」磷舒爽的大喊着。
  而此时的正雄再次丧失了理智,疯狂的抽插了起来。
  ……
  磷抚摸着刚刚复原的肚子,把一些浓绿色的精液填进嘴里,对已经回复正常的正雄说道:「衣服都被炸烂了,咱们两个要裸奔回家了哦。」在磷和咪咪的住所磷,咪咪好奇的围着正雄看上看下。
  磷则穿好帅气的女式西服,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可以深入交流一番,然后休息一下。我现在去事务所,我想我对这件事情有点头绪了。」咪咪和正雄将磷送走,正雄对咪咪一本正经的鞠躬道:「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和磷肯收留我。」咪咪眨眨眼睛,慢慢接近正雄,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双手猛的一推,将他推倒在身后的大塌塌米上,自己也顺势扑到压在正雄的身上,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唉,咱们来玩一玩吧。」「啊?那个……不是……我是说……」咪咪的表现让正雄的大脑有点短路,但下体却非常明智的站了起来,将磷刚刚送给他的裤子支起来一个小帐篷,正好顶在咪咪的大腿之间。
  在正雄支支吾吾的时候,咪咪已经将他的上衣脱掉了,一只小手更是游走到他的裤子里,抚摸着他的大肉棒:「这上面果然镶嵌了好多装饰品啊,只是摸一摸就感觉很可爱了呢。如果看上一眼,我一定会爱上它吧。」此时的正雄依然没有弄明白自己的立场,他按紧自己的裤子,全然不顾自己身为男人的形象,和被强女干的女生一般,手脚并用的向大塌塌米的深处逃去:
  「不行!我……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会……害死你的!你还是个孩子啊……你会死的呀!」咪咪依然我行我素的缓缓脱掉自己的粉红上衣与百折短裙,将一丝不挂的身体暴露在正雄面前:「死掉吗?那样才有趣不是吗?不要看我好似小孩子一般,就小看我哦!」咪咪诱惑的爬到正雄面前,用胖乎乎的脸蛋在正雄的跨间蹭来蹭去,小嘴更是咬住裤腰向下拉,口齿不清的说道:「快点……脱下来吧……否则你又要把这条裤子撑坏了呢……」正雄终于敌不过咪咪的软硬兼施,裤子被脱了下来,坚挺如铁的肉棒一下子打在了咪咪的脸蛋上,咪咪却毫不惊讶,张开樱桃小嘴,一下子把正雄的肉棒含了进去,灵巧的香舌则不断绕着正雄的肉棒转圈。由于含着肉棒,咪咪的声音有些含糊:「忍住哦……不要、现在就狂暴变大呦,那样……我的脑袋会被撑爆,我就感受……不到快乐了呢。」正雄捂着脑袋大口喘着粗气:「啊!不!不行!不要再舔了,我……我快受不了了!」咪咪却一点也不着急:「还不行哦……我还没有吃够呢……这根……布满饰品的……肉棒真是……太美味……我都不想……吐出来了呢。」正雄猛的把自己的肉棒从咪咪的嘴里抽出来,双手按住了自己的心脏:「呼呼……我会把你弄的稀巴烂的!」「不喜欢我的嘴巴吗?那下面如何?」咪咪好像小狗一般仰面躺在床上,两条美腿蜷曲的抬起,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掰开自己的蜜穴,腻腻的说道:「快!快插进来!把我弄坏吧!」「啊!你也是不死者吧!你们这些不死者果然都是超级变态啊!」正雄好像下定决心一般,「既然你这么想要,就让尝尝我的威力吧!」正雄双手握住咪咪的细腰,一下子将自己的肉棒顶进了咪咪早已淫水横流的蜜穴。


  咪咪发出一声舒爽的长吟:「啊!好粗大,一下子就将我装满了。正雄,使劲强女干我吧!好好享受一下强女干幼女的变态犯罪快感吧!」正雄的表情却不轻松,他看着咪咪双腿间流出的鲜血说道:「啊!好紧!难道……难道你们不死者的处女膜都能自行恢复?」咪咪扭动着身体:「啊!啊!是呀!我……每次都能享受被开苞的快乐呢!
  哦……不要停着,快点动一动啊!」
  「啊!不行,我……我要狂暴了!」正雄突然抱住自己的脑袋大吼了起来:
  「啊!不!我狂暴啦!嗷!嗷!嗷!」
  正雄的身体缓缓变大,插在咪咪体内肉棒也随之慢慢变大。引来咪咪一阵高昂的淫叫:「啊!大了!变大了!啊!小穴!小穴被撕裂啦!啊!好爽!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享受啊!」正雄看着在自己胯下欢乐的扭动身体的咪咪,不禁产生一种暴虐的冲动。他猛的一推肉棒,轻而易举的将咪咪的子宫底部捅破,肉棒直接插到她的小腹里。
  咪咪痛的四肢不断痉挛,嘴里却发出愉悦的声音:「啊!坏掉啦!子宫坏掉啦!正雄!用力,把我彻底破坏掉吧!」正雄抽插了两下,带出大量的碎肉、鲜血与淫水。然后再次用力,粗大的阳具直接穿破咪咪的肚皮带着她破碎的子宫和卵巢冒了出来。
  咪咪已经脸色苍白、口吐鲜血了,但她却兴奋的用双手抚摸这穿透自己肚子的巨大龟头,甚至探起身子伸出舌头去舔舐正雄的马眼:「啊!太美了!我的子宫!我的卵巢!好激动呀!」咪咪苍白的脸上露出不健康的潮红,她一边揉捏玩弄着自己的卵巢,一边舔舐着正雄的龟头。突然双手用力,咪咪竟然把自己的两个卵巢捏的稀烂:「啊!
  烂掉了!烂掉了!正雄!完全释放你的欲望吧!把我彻底搞烂掉吧!」眼前的景象猛烈刺激着正雄的大脑,让他兴奋异常,他大吼一声:「嗷!」理智也陷入了狂暴状态。